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7 真正的番外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47、真正的番外

     南丰国通帝十三年chūn青兰苑桂殿兰青兰苑虽不能说是南丰国后最尊贵奢华的殿却是最特别的一存在这里住着的兰妃圣眷隆重即便皇后见了也要给几分面子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里来来去去的多了可这里始终步履常至 七路中文

     二皇子穆云主穆瑶都是兰妃所出一向颇得皇主穆瑶生的模样好又机灵时常带在因此即便太子见了她都要谨慎称呼一声皇南丰国本就风开放皆同养成了骄纵刁蛮的子也实属寻常

     兰妃这些年里养尊见多了后的龌龊手段早就不在时昔不顾一切愿苦乐相随的巧兰她失去了平常心

     都是这样得陇望蜀的当初想着只要跟着穆通哪怕为奴为婢都是愿意的可后来得了宠却开始渐渐想着据穆通心里的那块净土她开始羡慕甚至嫉妒有时候躺在穆通承欢她心里都会不自觉的想穆通这时候心里想的会不是谢桥

     谢桥!她过去的主子她成就了自己原本感恩戴德可她这样的成全虽然使得她得到了特别的尊荣和宠可是这一切却不是她巧兰的而是她家姑的替影子

     巧兰越来越不甘心这种不甘心啃噬着她她开始厌恶谢桥讨厌听到有关她的事去年在御偶尔听到一个提起安平郡王妃谢桥她寻了个错把那个杖责一顿打那起她更听不得半句谢桥甚至看到桥都从心里抵触厌恶

     偏偏穆通最喜欢和她说谢桥的事她生了一个她的子何等聪明五岁就会七岁就会画画她又生了个多漂亮多可多慧敏多淘

     这些听在巧兰耳朵里的笑容挂都挂不住谢桥捎过来的信穆通看完了就会收走藏起来这份心意如此昭然

     近几月他来的越发少了略说过好像镇南王世子来了里让他陪着马打猎政事都搁在一边了

     巧兰正想着这事就见穆瑶从外冲了手里的鞭子一甩打在一个太监

     “滚别再这里碍事”

     巧兰皱皱眉:

     “瑶休得胡闹”

     穆瑶哼一声瘪瘪

     “父皇偏心世子哥哥也偏心他们都对那好”

     “?谁?”

     穆瑶的扔了手里的马鞭子:

     “就是陈婉和秦清那个

     “陈婉秦清?”

     巧兰不微怔穆瑶哼一声站起来道:

     “我和秦清那丫说好了赛马要是她输了就把世子哥哥让给我”

     巧兰不回神扫了一眼:

     “过了年就十一了生的明眸皓齿姿容出挑可秦清即便早和谢桥失了联系可秦清和陈婉她也知道是谁”

     突然一把拉住穆瑶:

     “听妃一句话别和她们争真的别和她们争”

     穆瑶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妃:

     “我堂堂的她们就该凡事退让才是凭什么我让她”

     说完转跑了出去巧兰忽觉裂 七路中文

     第二都城郊外的马场太监高呼一声:

     “皇驾到”

     巧兰立在皇后后跟着蹲行礼接驾远远地就看见明huáng伞边婷婷立的两个的稳重内敛眉眼温柔手里牵着那个不过**岁形容梳着垂髫螺髻穿着一明粉远远看去就如马场边盛开的桃一样

     近了巧兰不倒吸了就是谢桥时候的模样只是比那时羸弱的谢桥康健太多眉眼灵活间隐约有几许秦思明的影子

     陈婉边立着的是镇南王世子巧兰是见过几次的生的俊秀清朗倒是怪不得了他可他的目光若有若无落在陈婉

     陈婉巧兰颇有几分复杂的望着她那时如何也没想到她竟然成了谢桥的养陈婉目光和巧兰对不过piàn刻便移开了

     婉婉心里甚为不屑这些事纵她没和她说过她也是知道些的忘恩负义以这位兰妃为最若是行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乐意见着这个可是拗不过秦清

     秦清这丫就是个生的闯祸一点的稳重都没遗传到偏偏京城里都买她的帐老王妃前些年去了可还有个老太太健在呢就是老太太的活宝贝次在抱月轩住着非得捣鼓那个孔明灯差点把屋子都点了

     知道了回府就罚她跪着不许边的忙着遣了去伯爵府搬救兵老太太拄着拐杖就来了一叠声骂说:

     “你何曾这么过罚不过孩子家淘就罚跪可怎么好

     让面的子抬着回了伯爵府没法子想了个法子让外祖父带回了云州管教又恐清闯祸便让她跟着过来了

     可哪里知道这一来更是如鱼得到了的第二就被真难王妃接了王府里住着

     这丫倒也知道轻重虽无法无可心眼是好的从不难为其婉婉一句话比谁说的都管用有时候谢桥都叹:

     “这可是一物降一物这个魔星就婉婉降得住”

     镇南王世子要来南丰国办事不知道怎的和清说了非要跟着来镇南王别看瞧着威严一沾那就什么原则都没了恨不得宠

     婉婉没辙就跟着她来了南丰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丫生就是个招疼的南丰国的皇一见就稀罕的不行抱在膝盖问了好多话:

     “喜欢什么读什么书平常都什么等等”

     婉婉在一边瞧着暗暗纳罕可婉婉总觉得在南丰国子久了不妥当一个是起巧兰在这边二一个这南丰国皇对清的态度着实太过古怪只是她想走却玩的乐不思蜀

     想起那么个知书达理稳重的怎么就生出清这么个不消停的

     “参见皇

     穆通摆摆手穆瑶冲过来道:

     “秦清我们说好的赛马要是你输了就把世子哥哥让给我”

     秦清扑哧笑了眼珠一转道:

     “我只答应和你赛马至于世子哥哥我可不能替他决定说过强迫他是一种枉顾权的行为明白吗”

     穆瑶哼一声:

     “不明白我就知道世子哥哥是我的我喜欢他”

     “不害臊不害臊你真不害臊世子哥哥喜欢我婉婉你这是单相思没用”

     穆瑶被她得一马鞭就了过来利落一闪就躲到了穆通穆通一把抓过马鞭仍在地

     “瑶不许胡闹越没规矩了”

     一回却看见在自己探脑做鬼脸的失笑:

     “你这丫怎么和你差这么多”

     秦清抬看着他:

     “皇也认识我

     穆通不有些闪神好半响微微一笑:

     “走吧一会有蹴鞠咱们去那看的清楚看完了你们再赛马可是你会马吗”

     清嘿嘿一笑摆摆手:

     “不会可我婉婉我又没说是我阵和她比”

     穆通失笑巧兰手里的帕子绞了由绞这么些年了他心心念念的还是谢桥她的就比他生的主还要尊贵疼宠

     巧兰忽觉心都提不扶着的手坐其实就这一面巧兰就知道秦清虽和谢桥长得相像子却真南辕北辙偏这些只要和她沾边的就跟宝贝似地捧着镇南王如此也这样争不过巧兰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争不过

     穆瑶最终败给了婉婉了伺候的丫一顿哭了一场算是和秦清彻底结了仇巧兰却在御园巧遇落了单的婉婉巧兰突然鬼使神差的住她打量她半响轻飘飘的道:

     “你可知道当年你是怎么她的平生最的对是谁你可知道”

     婉婉眼中冷光一闪截住她的话:

     “我倒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个你忘了你的主子是谁算忘恩负义可你现在说这些就是狼心狗肺了爹的事我比你知道的清楚你挑拨这些什么样的心肠我也知道当年从主府抱着我出来的时候这辈子我就认她一个狗都知道护主巧兰你连个狗都不如亏了还惦记你过的好这辈子都不要提我一个字因为你不配”

     巧兰踉跄的倒退几步扶着那边的廊柱晃了晃

     “婉婉婉婉

     秦清从那边跑过来婉婉疾走几步拉着她的手:

     “这会跑哪疯玩去了累我找你这走了咱们该回去了”

     秦清回看了眼巧兰:

     “那个怎么了fú吗”

     婉婉点点

     “她的心病了

     南丰国通帝十三年荣宠十三年的兰妃突然失宠十四年抑郁薨逝

     作者有话要说:保持文章的完整家既然都看完了就移到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