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品美酒轩中论古诗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临湖轩,顾名思义临着园子里的一倾碧而建造型优美的卷蓬歇山顶式建筑说是轩其实是个半面探到里的倒真是敞亮轩阁内装修的极为

     临的西面装点有雕刻的圆光罩东面为落地罩门南北两面为古朴的窗格颇有江南园林筑的古雅书卷之美轩阁外有宽敞的平台平台一部分架在岸一部分伸部分以梁、柱凌空架设于面之平台临围绕低平的栏杆设有鹅颈靠椅供坐憩凭依

     面应是植了碧荷的如今却还有几棵直愣愣的残枝立于面之想来若是到了夏晚间一湖碧莲和着清风朗月该是何等美妙的光景

     轩阁内的落地门窗敞开和平台相连甚是通透窗格间挂了一幅字是王维的一首诗:

     “轻舸迎悠悠湖 当轩对樽酒四面芙蓉开”

     看字却有些熟悉的西边屋子里有一幅山的提拔与这副字系出一之手谢桥看面的落款却也是南山老叟心里狐疑这倒是个什么

     谢宝树瞧见她疑huò的样心里不暗笑凑过来低声道:

     “这是咱们祖父的字”

     谢桥这才恍然怪不得在东正院祖屋子里挂着呢想来这什么南山老叟是祖父的号了不是一向如此吗想到此打量谢宝树两眼道:

     “你的号倒是什么来着”

     谢宝树哧一声笑了伸出扇子点点她额

     “瞧着一脸的聪明相谁知却是个半傻的那号都是有名望的才能有的哥哥我如今却还没那么厉害呢”

     秦思明悄悄过来来回瞟了他们兄两眼道:

     “自是你们兄可把我们几个晾在那边在这边说自己的己话也不是道理吧你们兄倒是说什么来着说与我们也听听可好”

     张敬生何子谦听到秦思明的话也跨过来道:

     “可不是我们就瞧着你们俩看着这幅字一子笑子乐的倒不知道有什么得趣之

     谢宝树道:

     “三这里问我的号呢我言说还没这么厉害敢起个号给自己按

     那三个听了都笑了起来谢桥白了谢宝树一样不知道的告诉她不就得了这样取笑她冲几个福了福走回老太太那边去了四个看她恼了更是乐的不行

     老太太看谢桥一脑门官司的过来遂笑着拉着她手:

     “怎么了可是你哥哥欺负你了”

     谢桥嘟嘟摇摇也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拍拍她的手道:

     “真真越越成了孩子了这一会一会恼的拿你们就没法子

     落地的门窗虽然全部打开了却笼着一层淡雾似地轻纱因外面如今正是三月那柳絮烟随着风到若是钻落在菜却不好

     宽敞的轩阁内摆了两张雕嵌理石的八仙桌共几个紫檀束四足坐墩老太太这边秦思明、谢宝树、张敬生、何子谦加谢桥六个坐了一桌那边太太二太太本来要在老太太这边立规矩的却是老太太说:

     “今不同往你们两个也松散一我这里有巧月巧兰在一边fú侍还有三丫顾着用不着你们白眉赤眼的在一边了”

     两位太太这才告了罪和三位姑坐了另一桌

     一时面的们提着食盒走了到了轩阁门却停住由谢带着几个妥帖的挨着个的打开来递过去再经们的手一样样的放到桌子山珍海时令品种虽多但具都用致的粉彩富贵长寿瓷碟子装着煞是好看

     巧月、巧兰、和跟着爷的巧梅执起象牙著分别给桌子的主子们布菜老太太却道:

     “怎么无酒”

     谢忙应:

     “正让去酒窖里取过来呢”

     老太太笑道:

     “这倒不用费事”

     说着指了指舍的那piàn竹子:

     “我记得去年冬底埋了两坛子竹叶青在那piàn竹林子你去找两个使有掘出一坛子来倒了两壶拿过来的送去老爷和二老爷那边chūn里本就燥火喝这个却是最好的了”

     谢应了领着出去了会子端了两个粉青釉的酒壶巧月接过来就要倒酒老太太却拦道:

     “这个酒却不当用这等酒杯没得糟蹋了好酒我记得我那里还一套番邦供的琉璃盏你却取了来吧喝着个正好仔细些要是摔了如今可不好寻的了”

     谢桥暗暗咂以前在杭州的时候虽说家里也是富贵奢华可是却远远不如老太太这里讲究一饮一食穿戴有来讲究久了谢桥倒是也习惯了这样致的生活好像书中才有的真不知她哪辈子修来的造化了这么个好pí囊

     说话间巧月那里提着个透雕暗翅木的盒子打开是一溜六只琉璃盏真如晶质地的一般挨个拿出来放在桌执壶倒了半盏只见酒青碧晶莹剔透闻之芳香醇厚的确不同凡响

     张敬生端起来细细瞧了瞧开道:

     “梁简文帝肖纲有兰羞荐俎竹酒澄芳的诗句,可不就是说的这种酒吧”

     何子谦点点

     “北周的庚信在《chūn离合二首》诗中曰:田家足闲暇士友暂流连三chūn竹叶酒一曲昆可见若是配一曲琵琶更是雅到了十分去的”

     谢桥突然福灵心至:

     “我倒是记得白居易的两句瓮竹叶经chūn熟阶底蔷薇夏开可也是说的这种酒”

     谢宝树点点原诗是:

     “瓮竹叶经chūn熟阶底蔷薇夏开似火浅深红压架如饧绿粘台试将诗句相招去倘有风或可来应更好心期同醉卯时杯如今尚早过些子那边那一架子蔷薇开了我们再来喝酒赏才真好呢”

     老太太笑道:

     “原是寻出好酒来给你们几个解解馋可不想酒虫子还没这书袋子倒是先吊了起来之乎者也的我可听不明白巧月给他们倒好堵他们的不然就和老太爷前面那几个文生清客一般一敞开了就住不了的之乎者也可不要烦要是谈诗论词的一会罢了饭你们几个自去湖边划船边谈去我让把剩的竹叶青给您们一总的带去管教你们谈个够湖里隔着旁的也听不见岂不是好对了别忘了捎三丫我瞧着这丫如今却认真要做学问呢也是诗可巧怎么就托生成了丫若是个说不得真要蟾折桂去了”

     老太太一句话说的谢桥脸一红秦思明、张敬生、何子谦却都瞧着她低笑谢宝树眼睛一亮道:

     “祖才是个风雅一会咱们就这样一边划船一边喝酒谈诗虽没有琵琶却有敬生的一手好琴却也得趣

     说着端起饭碗狼吞虎咽了起来一边还cuī着细嚼慢咽的谢桥着点老太太忙道:

     “说风就是雨左右还早的脾胃弱让她的慢些若是积了食可怎么好”

     谢宝树没两完了低声过一边的巧兰不知道打什么饥荒谢桥喝了一熬得浓浓的鱼豆腐汤瞥眼瞧见不暗笑不用猜也知道指定谢宝树和巧兰商量着要寻些点心带到船

     巧兰却向她这边看来谢桥微微点点巧兰这才应了谢宝树吩咐外面伺候的暖月几句不一会暖月手里提着一个点心盒子回来了低声和巧兰说:

     “何听说是秦子、爷和两位表少爷要咱们的点心特特每样都挑了一些好的拿过来只那蛋挞却是要现做的才好如今却来不及了”

     巧兰点点张敬生却听到她二的话凑过来道:

     “那个蛋挞是不是那个和碗子一样的里面有香浓蛋的那个”

     巧兰点点张敬生遗憾的道:

     “我最是喜欢那个了定要我接了去我家住一阵子却要的做来我才好”

     巧兰听他说的有趣扑哧一声笑了何子谦白了他一眼道:

     “亏你真想得出来你当桥是你家的厨做给你说的没影的疯话不如你写了那做点心的方子来给我家的灶子们让她们瞧着研究若是有不明白的我再来问可好”

     谢桥点点道:

     “这个原不难我写了细细的单子来给你们一张让你们府师傅瞧着研究说不准做出来的比我的更好些呢”

     秦思明却微微笑看着她道:

     “桥可不要厚此薄彼那个点心我也喜欢所以方子也是要一份的”

     谢桥却不有些踌躇古代的礼教甚严自己写的东西落到张敬生何子谦府里都没什么左右都是可是安平王府那可真真有些不妥当况且自己虽说才十岁秦思明却已经十六了将来若他娶了瞧见自己的笔迹在他那里可不要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来吗

     可是待要不给他当面要了却也不好拒绝遂有些为难

     谢宝树打量两明白了一二解围:

     “三的字是好的可惜写的慢不若三写来一份先给我我各抄三份送于你们倒更些”

     谢桥如释重负一福道:

     “如此哥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