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奉孝道谢桥巧逗趣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雅谢贤谢珠听了老太太的话心里具是喜不已其谢雅心里那子高兴劲想遮掩都遮掩不住走两步袅袅婷婷的蹲了个福:

     “谢雅见过三位爷”

     略略抬首冲着正中间的秦思明抿一笑真个如那边盛开的桃一样明艳老太太却皱皱眉这做派真真和她那个有几分了形的相似

     老太太原本也想着替这几个庶出的孙打算一二周围世家的几位子少爷数得着这三位是最有出息的若是能子相合在中间一说和说不得就能成就一场好姻缘因此老太太才寻了机会让她们先见一见子先放一边就说这长相这几个丫虽不如三丫出挑却也是不差的

     倒是不成想谢雅心倒是这首一见就露出这等姿态未免流于轻浮不是的稳重矜持之道谢贤早就瞧见了老太太面不喜遂暗暗吸稳稳当当的敛衽施礼老太太见谢贤的行动做派倒算端正才略略缓和些

     谢珠却一贯的有点怯懦害羞低着蹲了福迅速退到了二太太谢贤也规规矩矩的立于太太只有谢雅却一动不动貌似的拉着谢桥的说话一双眼珠子却不时的扫向侧面的三

     谢桥用帕子轻轻掩着扭过子暗笑老太太倒不成想谢雅如此心里恼她面子却不能带出来因着不止张家何家两家戚家的孩子还有秦思明在当面说自己的孙未免失了谢家的眼睛却瞄了太太一眼心说就算不是你肚肠子里爬出来的好好的孩家教成了这么个轻浮的样也是你嫡的不是

     太太脸一黯心里却而觉得起来正老太太早就不待见她这个如今就是谢雅谢贤都规矩的挑不出一点依旧也没她什么好还不如就这样让谢雅的丑态毕露传将出去谢雅再想找个好那就万万不能了

     打了这个主意太太的脸一piàn木木的淡然

     谢宝树却自认在秦思明和两个表兄弟面前丢了面子同是世家何家两个表他是经常见的虽不如谢桥聪明却真真是个稳重知礼的家闺秀纵是说话也正正道道光明正的瞧着你说话哪里像谢雅这样拿腔作调举止轻浮刚才还明朗的脸这时开始yīn沉瞧见谢桥正掩着半边脸冲他眨着眼笑白了她一眼

     秦思明接了的茶了两却瞧见谢宝树和谢桥底的官司扬扬角轻笑了两声略略拿眼睛细细瞄边的谢桥清清淡淡的两道娥眉是一双璀璨如星的明眸琼鼻红pí肤白皙浅淡素净的装扮只在簪了一朵碧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竟如真的一般细看却是用颗粒的翡翠粒串攒而成的真真巧夺

     后垂着一条乌黑的发辫辫稍也系着一流苏流苏间串缀着细的珍珠甩动起来带起一阵细细碎碎的声响耳边垂着珍珠耳珰明晃晃映衬的她的脸越加莹眉眼弯弯未语先笑眉梢眼角中却含着十分的灵动敏慧

     秦思明一时间觉得就是里的明月主仿佛也要逊一分去了明月主比眼前的谢桥略和谢雅谢贤倒是差不多因是皇后所出最的一个故深得宠子灵动可五官生的也美几年前皇的万寿节出来跳了一曲月舞贺寿龙心特敕封明月如今瞧着这个谢桥倒是让秦思明想起了她

     谢桥也不傻当然能感觉的到投注在自己打量的目光不止秦思明还有她两个正经的表哥亦然

     谢雅自是也看到了心里的不免又涌忽的想起了一个主意笑微微拉着谢桥的手道:

     “前万先生教咱们的曲子可练会了吗”

     谢桥微微一怔淡淡扫了她一眼就明白了谢雅的心思遂摇摇道:

     “蠢笨却还不曾会一向于琴艺颇有灵想必早就熟练通透了”

     谢雅眼睛一亮点点含着羞怯的笑意瞄了三个少年一眼:

     “刚刚远远的听着有清越的琴声倒真真好听的却不知出自谁之手”

     张敬生道:

     “正是在没什么章法不过是胡着玩罢了”

     老太太盯了谢雅一眼拦住谢雅要接去的话笑道:

     “你和你爹一个样就喜欢弹个琴个萧什么的你爹那时候也是个风雅的后生如今这才几年的功你就赶你爹当年的样真真岁月不经年看看我这把骨如今都老的动不了了”

     谢桥哧一声笑了眨眨眼冲巧月道:

     “巧月不知道昨可是那个非要晌午的就要钓咱们湖里那鲤鱼来着这可是老家会动的调pí心思吗”

     巧月掩着笑道:

     “可不是昨个还和子一样的顽pí却说自己一把老骨咱们家老太太可不是一一个样

     老太太呸一声道:

     “你们两个促狭没王法的丫越发轻狂了起来有外客在暂且绕过你们俩看回去我罚你们不许饭,好好饿你们两顿”

     谢桥笑了起来道:

     “不饭也使得但是老太太钓来的鲤鱼我是要尝一尝的”

     她的话一落满亭子里的主子们就连亭子外面伺候的丫子们都笑将起来老太太笑的不行伸手把谢桥在怀里的锤了她的后背几子:

     “你这丫时原是个闷子来着谁知这长却变成了个猴以后等你出了门子一屋子的姑子、姑子、伯子、叔子看你还敢不敢这样耍pí子了”

     二太太来道:

     “老太太这话可是说差了就咱们三姑这通这样的聪明劲谁家积德修福才会得了去的哪里还能歪带了去三姑二伯说的可是”

     谢桥一听心里说自己好像才十岁吧这离着家还远着呢怎么现在就提了起来想着抬也不是答话也不妥遂只得仍在老太太怀里撒装痴的混过去

     老太太却以为谢桥害臊了笑着对二太太道:

     “这三丫如今可是我的开心果就是那再好的家来说和我都要不依的让她好好陪着我几年才是可不许再说了三丫这都害臊了”

     老太太一句话更是笑的不停老太太推推的谢桥道:

     “今可还有你两个表哥和思明在呢这么在我怀里让他们偷偷笑话了你去”

     谢桥这才抬起笑闹了一阵此时的谢桥满面绯红却比刚才更添了几分颜秦思明几个瞧着不暗赞秦思明心里说自己祖和谢府的老太太年纪相仿子骨却不如这老太太康健食保养倒也十分可是膝却无一个像谢桥这样的孙承欢纵是有三个庶却也是沉闷无趣的比不得谢桥灵动可嫂倒会说话不过那心思都歪到别去了于正经的孝道却一点也不纵是一辈子的宗室贵戚却还不如这谢府的老太太是个有福

     想到此心里不一叹再想起秦思明的好心顿时消散了王府的高门瞧着显贵其中的龌龊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而已

     谢一步跨来回道:

     “这眼看着就到了晌午面的子们问的午饭可摆在那里用呢”

     老太太笑道:

     “可是呢这都一午过去了都是三丫调pí的我笑的忘了时辰湖里本来饿的极鲤鱼也都忘了得了去让厨房到湖那边抄网子特特网来几条打了生油炸的透透的再熬了那浓浓的糖醋端来给三丫解馋”

     说着搭手望了望远

     “那边的临湖轩地方倒是敞亮就摆在那边吧思明、宝树几个也不用特意去前面了中午就陪着我这老子在园子里一顿可好”

     秦思明张敬生何子谦三忙起说好

     谢雅本来碗空了心思想出谢桥的丑却不想被老太太中间拦了心里不忿琢磨着一会得了机会必还是要给谢桥些不省的她惯会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