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暗香亭谢桥听故事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雅虽刁蛮惯了但毕竟在老太太跟前再说也并不敢很得罪嫡遂瞪了前面的谢桥一眼后退了半步一声不吭

     老太太却略略皱眉侧首去打量边的谢桥见她脸却一丝变化也不见跟没听见似地笑眯眯的指着那边的景让她看呢老太太轻轻展了眉暗暗笑了莫怪巧月说这丫却是个心里有真章的

     略略回扫了太太一眼心里不就是一个的东侧院都让她管成了这个样若是整个谢府到她手还不知道怎么了套去呢

     太太低首微微退后两步知道老太太这是把错又记在她暗恨谢雅没事找事看回她一总的算账

     谢贤这时却轻呼了一声:

     “那边船好像有你看是不是”

     谢桥刚才却没瞧的很仔细这时听了谢贤的话才举目望去远远的湖中间随着波还真荡着一只不系舟四周笼着浅淡的轻纱倒真真别致里面隐约有几个或坐或站的清越的琴声隔着碧飘过来若有若无的好听

     老太太倒是笑道:

     “咱们先去那边亭子里略歇歇脚巧月你过去瞧瞧倒是什么比我和三丫还知道找乐子早的就跑到咱们园子里划船来了

     巧月答应一声匆匆去了这边老太太跨出画廊顺着中间铺就的石向搭建在湖边的亭子走了过去

     亭子搭建的甚是平面呈梅五瓣形须弥座五柱五脊重檐攒尖顶层覆碧琉璃瓦层却是孔雀蓝的层均以紫晶琉璃瓦剪边安束蓝底白冰梅宝顶每层五条垂脊分为五个坡面亦含着仿梅之意亭柱间围成弧形的白石栏板雕刻着各种梅纹图案柱檐安装透雕折枝梅纹的倒挂楣子亭内顶棚也是贴雕细的梅图案檐额枋是点金加彩的折枝梅纹苏式彩画

     亭前檐悬着一块匾额书“暗香”两个遒劲颇有风骨亭中空间颇广约知道老太太必要在此歇脚早置放了几个huáng梨束的方凳凳子间摆了雕的茶几正中间的几置了个青釉梅瓶了一枝开的正好的弯枝桃显得chūn意盎然

     谢桥接过手里的青缎如意坐垫放在正中的凳子这才扶着老太太坐手递过待得老太太了两自己才接过巧兰手里的茶了半盏

     老太太笑眯眯的瞧着她忙碌后面的太太二太太心里都是一叹真不知道弟是怎么教导孩子的虽年纪不这一行一动都透出那么不一样来样又好将来可还真不知道那家有造化的得了去若是能有这么个却真真每里都是欢喜的闲了说说话愁了也可开解一二不像如今虽说有子撑着却毕竟不如贴心

     两扫了眼边的庶却都有些没来由的这隔着肚pí好像隔着层高山一般的远

     那边两个太太各自打自己的主意这边老太太却拉着谢桥说故事:

     “原本这个亭子不这个名因形似梅和着梅的影故此前些年冬底了一场把那树枝子都压的弯了咱们园子里的梅却开的正好于是你祖父便带着几个外院的文士清客来园子里赏那边的梅也是在这里摆了酒边带着你哥哥哥哥那时候才不过和你这么却一点都不怯场当着一帮子有学问的这个名直白的没意思你祖父就说年纪倒狂即嫌名直白你倒是另说一个好的来若是果真好就让改了来若是不好回去要罚抄书的”

     说到这里老太太瞧了左面坐着的太太一眼倒是有了些许柔和的脸媳虽说有些不到之却真真给她生了个争的好孙子相比之二房的宝松宝杉就平庸的太多了

     谢桥见老太太说到一半住了忙道:

     “祖越发会吊哥哥到底挨罚了没有

     老太太伸手点点她的额

     “真真是个急子的丫这时候那聪明劲跑到哪里去了如今这个亭子暗香亭哥哥自是没挨罚的了哥哥不仅说了这个名还念了古的一首诗什么梅什么雪什么香的我却不记得了你若是想知道正经问你哥哥去”

     谢桥瞧了瞧不远墙角植的几株老梅扑哧一声笑了:

     “是不是王安石的梅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她这边话一落亭子外面就响起一阵清朗的笑声:

     “三的学问越发怪不得先生都说你书读的好真真我都要甘拜风了”

     谢桥一怔就见那边径走过来一个风姿俊雅的秀美少年不是谢宝树却是那个

     要说谢桥和谢府的的真不算好但是和谢宝树却生是个投缘的当然这里面约也有着何府一层的缘故毕竟比别的近些谢桥却是打心眼里喜欢谢宝树是个忧愁yīn霾的伯父又不是多好的榜样可谢宝树却真真是个难得的歹竹出好笋

     接触的长了发现并不拘谨是个洒方的虽也有高门子的清高却甚是明白事理况且对谢桥更是别样的谢桥有那不知道的也乐意找他询问谢宝树知道谢桥喜欢玩意也会时常带回来一些古朴轻巧的玩意给她把玩一来二去真个如一般了的两个倒远远落在了后面

     谢桥掩着笑道:

     “哥哥又哄我呢我认了真以为自己是个有学问的岂不让了”

     谢宝树前来给老太太见礼又给自己和二太太作揖直起手里的折扇轻轻敲了敲谢桥的道:

     “哥哥从来不哄你个谢先生还和祖父说来着”

     说着似模似样的学着谢道瑄的声道:

     “三姑书念得好举凡我讲了一遍的文章就能记得牢牢的若是问了还会举一三的说出许多不一样的道理来真真是个难得的聪明孩子若是再努必是有益的咳咳咳......”

     谢宝树话一说完老太太早就撑不住指着他和谢桥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促狭鬼亏了谢道瑄没的夸你们背地里却这样顽pí编排让你们祖父知道了可不要罚你们又抄书”

     太太也笑了看着子和侄站在一起说笑心里也跟着敞亮起来二太太虽也跟着笑眼里却是一piàn嫉妒透了出来这同样的孙子自己的宝松愣是落在了宝树的后面况且自打宝树了太学走动的除了世家子弟还有那皇贵胄将来承了爵当了官必是有好前景的里她总劝着宝松多跟着宝树一就是多认识几个也多条门路不是可是宝松却是个最厌烦这些的里只知道舞刀真真能

     老太太笑了一阵才说:

     “谢道瑄那老子如今也糊涂了我说怎么三丫学回来还缩在屋子里整的又读又写的呢原来竟是让他着要益呢没得劳这些神子刚好了却要熬得病了宝贵家的你去让你家宝贵和谢老说去就说我的话我家三丫也不指望着将来中状元他这一番好意还是送于别略略认识几个字不当个睁眼瞎也就成了”

     谢忙笑着答应了谢宝树侧冲谢桥眨眨眼那意思就是说看你要怎么谢我这一谢老给你留的作业必是要少多了

     谢桥也冲他抿笑了笑低声道:

     “回做些新鲜的让巧兰给你送过去答谢”

     谢宝树眼睛一亮这个堂刚一来时除了长的比几个出挑些倒也没瞧出什么不一样的来中规中矩的沉闷倒和素里遇见的那些家的闺秀一般的无趣谁知子长了倒发现是个有意思的虽等闲不喜多事却是个聪明灵透到极点的时常还会在自己院子里的鼓捣些不一样稀罕的因着巧梅和她边的巧兰分不同他跟着也得了不少好

     有些个点心带到学里就是几位皇子都说没见过的可惜点心虽好她却并不常做就是他几个熟惯了的好友馋了cuī他他也不好真的过来要说到底他一个当哥哥的怎好为了去累自己的不过心里却也是惦记着的因此谢桥主动说给他做却真真正中了谢宝树的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