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赏春景祖孙逛花园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本老太太打算的是祖孙两个在一起乐一阵子罢了不想第二一早来问安的太太和二太太得了信定要一起跟着凑趣老太太年纪越越喜欢最喜孙的围在边说笑学里的先生放了让几个姑们好好松散一

     主子子呼啦啦一簇拥着老太太迤逦而行晴朗好chūn远远瞧过来珠围翠绕团锦簇不说几位姑就是们如今都换了轻薄的chūn衫红红绿绿的瞧着分外好看

     老太太心瞅了眼边的谢桥比起其他三个姑虽说素净一些但却更衬出她子娴雅的闺秀与各不同穿着一件月白镶锦绣边的面系着浅藕的罗手工捏成细密的皱褶质地轻正是前些子寻出来的那块料子

     还是老太太那时的陪嫁隔了这许多年因严密的收在紫檀香木的盒子里倒保存的完好老太太还记得这是当初管着供丝织品的特特给她寻来添妆的除了轻还有一个稀奇的地方就是自来就带着一子清清淡淡若有若无的香仿佛又不尽然因此得了个名香绮罗

     总共不过得了这么四块罢了年轻那时候没舍得用前些子蓦地想了起来拿出来这块素净的给三丫做了件chūn穿着最是应节并非一笼统的藕而是由渐渐变深的颜不用再特意的绣滚边已很是漂亮了三丫素来不喜熏香这件倒真真正合适

     老太太瞧着喜欢轻轻拍了拍谢桥的手谢桥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指着廊外新开的一簇huáng的迎chūn拉着祖二太太慕容氏扫过谢桥的心里不讶异这件料子她真真知道自己出嫁时给了一块压箱底说是如今最是难得的了这些年她都没舍得动用倒不成想老太太那里也有存项竟舍得拿出来给谢桥做了件家常的裳穿

     虽说谢桥是谢府一辈中唯一嫡出的可毕竟年纪还眼瞧着一年一个样着也就能穿这一季罢了真正的不过即便她瞧着眼也是没法子的事老太太的子历来如此只要是喜欢的从不吝惜好东西只看她边巧月的穿戴就知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戚家在他们谢府寄住的

     略略侧首瞧了一眼后半步外的谢珠却不吓了一跳虽是微微低着那深的眼珠子盯着前面的谢桥手里用绞着帕子哪里有丝毫平糯可欺的

     二太太轻轻咳嗽一声谢珠急忙低略退后半步老实的跟在后面二太太心里冷哼一声的狗不露齿自己这个庶可别瞧着出差懦弱无能说不得就是个别样厉害的角比前面的谢雅谢贤总归到一起的心眼子都多

     谢贤倒是还好谢雅却更是得不行平常子里谢桥的穿戴用度就比她们高出了何止一不想今这件子却更是不得了远远的看去如烟似雾的轻伴着间系的略一走动袂飘飘说不出的好看

     再瞧她腕子戴着的和田籽泽透亮纹理细腻真如羊脂一般一瞧就知道是好东西可自己腕子不过挂了一串细细的赤金镯还不如那些就是瞧了嫡一件断了两截的镯子也没给她吝啬的不行真正当她们贼一样的防着

     谢雅眼风恨恨的扫过前面的太太心里说活该被父厌弃就没见过这么家子

     谢贤一拉她的手道:

     “想什么呢你瞧那边的海棠开的正好呢

     谢府的园子认真是有些当然不能和皇内院相比却已历了半甲子光yīn数次改造扩充接木造桥堆石成山映着亭台楼阁和一汪碧绮丽不凡和安平王府的园子并称为京城双绝不过sī宅之中难以窥见端底

     谢府的园子修建在谢府的东边西面那边却是何府的园子虽不如谢府的园子好但也致的别具一格谢府的屋舍隐在两园子中间有参古木遮挡着难以窥见全貌若是站在高也只影绰绰的瞧见连绵不断的青屋脊和穿在回廊间一深深的院落真真好一庭院深深朱门绣户的所在

     谢府当年建府的时候原没这个园子后来到了谢桥曾祖父那一代虽袭了爵却是个善于经营的能

     满朝的都知道就算你是王侯世家只靠着俸禄虽不至于饿但想过的奢华却万万不能的也因此除了家里充门面做官的几乎每个家氏族都会置办些产业譬如庄子或是铺子什么的营生好源源不断的生银子平时就让家里有面的奴才掌管着到了年一总的收益归到府才能维持深宅院的常开销

     谢桥曾祖父是个经营对当官的兴趣不却喜好钻营这些来去的买卖置办了好些生银子的产业这才使得如今的谢府过的丰泽富足也买了旁边一块闲置的地方扩建了如今的园子

     过了一道低矮的粉墙就是另一番地了谢桥不有些呆顺着廊间各样镂空的窗子望去一重重的美景各不相同真正是移步换景

     远有一汪碧青的湖湖畔植了垂柳条条绿的丝绦迎着清晨的微风轻盈舞动着映着荡漾的碧和岸边开了正好的几枝桃说不出的美景如画

     隐在亭台间有几个致的院落修竹数竿探出墙外真是个清雅的居谢桥还记得看过宋代郭熙论山画的著作《林泉高致》中说:

     “山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可见这可行、可望、可游、可居才是园林艺术的真谛”

     老太太瞧见一向机灵的三丫园子就有些傻愣愣的不仅打趣道:

     “怎么我们三丫赶不是又瞧了那边的桃树了琢磨着什么时候能桃子解馋呢”

     老太太一句话说的边知道缘故的几个丫子撑不住跟着低声笑了起来谢桥回神撅撅道:

     “祖眼中就是个这么馋的吗我是想着这里真好若是在这里住可不是比那的神仙还有造化吗”

     老太太扑哧笑了起来:

     “这倒也不是什么不了的事每年过了立夏我必是要挪到这里住几个月的临着倒是更凉如今却还早了一些还罢了到了晚间恐有些寒你若真舍得你的屋子过一阵随着祖来住一阵子也使得”

     谢桥急忙点如捣蒜旁边的巧月巧兰掩着轻笑素知这三姑是个古怪的自打搬到抱月轩更不喜欢去外面走动散心了的在自己屋子里猫着光是博古架的玩器隔三差五必是要摆一回的最是喜欢自己的屋子不想如今却为了园子倒舍得自己的屋子了

     谢桥知道巧月巧兰这是笑她平里不喜欢出屋子可就是以前她也是个地道的宅除了窝在自己的蜗居里宅着更别提如今的屋子了让她住十几年也是不腻的有时候谢桥总琢磨着好像自己还蛮适合当个古不过前提必须是物质极丰富不然为了三餐茶饭奔波可更不好过

     她们前面祖孙两个说笑的高兴后面谢雅几乎嫉恨园子里的几间原是曾祖父修建来预备着夏季里避暑用的因有枝叶繁茂的参古木遮蔽又临着倒真真清凉非常不过也只老太太和老太爷每年到了时候来住一阵孙子一辈的也只有长房长孙谢宝树跟着祖父来住过那也是因为读书的缘故就是父和二叔都是没份的

     如今谢桥不过刚来了一个多月就能跟着老太太园子里住同样的孙怎的这谢桥就要的争先拔尖

     谢雅这里越想越恨后面跟着的原是谢雅屋里伺候的因谢雅贴chūn枝这几病了被nǎi回了太太暂时遣了家去养病故此提拔了一个机灵的跟在谢雅边伺候首一回园子难免新鲜着让谢雅去瞧那湖边菖蒲间隐着的一对鸳鸯

     谢雅满腔子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宣泄一竖道:

     “瞎咋呼什么就数你是个长了会说话的剪了你的看你还卖不卖了”

     她本有意说给谢桥听故没压低声音周围的丫子们没个听不见的都住了说笑暗地里等着瞧谢雅的笑话

     二太太一挑秀眉那笑容就是想藏都藏不住略略透出那么一星半点来太太脸越发的黑沉太太低声吓道:

     “放肆老太太跟前呢容得如此没规矩的样

     说着yīn着脸瞪了她后面的nǎi子一眼nǎi子心里一跳急忙扯过那个给底拉到园子外去发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