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劝祖母谢桥说笑话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jiàn出来的种做出这等没脸没pí的事的说自己是朱门绣户的千金真真活打了自己的吧”

     太太恨恨的说

     nǎi忙出去把外间屋里伺候的子们远远遣了出去才道:

     “太太声点子既然卖了这么个给咱们就是让太太sī里瞧着办若是嚷嚷开去岂不白费了这一番心意咱们院里自是不怕的恐传到老太太耳朵里而不美”

     说着忙自去倒了一盏滚滚的茶来递给主子太太略略定了定神了两茶叹道:

     “就算我是个要强的可无奈这命不争那样一个老爷还搭这么个不着四六的庶就是我再高的心也要散了”

     谢太太怒过后竟是有些深深的颓废和悲伤遂搜肠刮肚的寻出那好话来宽别的倒也不了太太的心只提到太太这才升起些指望缓缓坐靠在迎枕道:

     “素里我瞧着东侧院的两个nǎi子倒还好是个稳重知事不成想却如此不明白轻重”

     张声道:

     “太太这可真错怪了她们子太太难道不清楚nǎi子纵是个压事也架不住自己生事我倒不明白要说这一怎么倒更分不清高低来了和三姑较什么劲哪里能落了好去况且看光景老太太如今一扑拿心的偏疼三姑倒带累了太太跟着埋怨遭白眼”

     太太到极倒是笑了:

     “平里我只说安守着宝树消消停停的过子便了如今瞧来倒是不能的了没得把院子里的作东西们都宽的没了王法这两寻个由先发落两个带我倒是瞧瞧那个还敢蹬鼻子就脸的”

     正说着窗户外面的道:

     “二姑散学回来了”

     太太蹭的坐了起来手里用捏着一串蜜蜡佛珠细看之骨节都有些青紫泛白谢雅谢贤两了西屋请安太太眼风扫过谢雅心里恨得不行表面却不露什么声摆摆手道:

     “罢了回你们自己屋子里去换了裳再过来吧就在这屋里摆饭”

     谢贤应了一声带着丫退了出去到了门边略停了停余光扫了眼站在哪里不动的谢雅目光一闪抿抿角迈了出去这边谢雅磨蹭到谢贤出了屋子才盯着炕几没来的及收拾的两截翡翠镯子目光发亮的道:

     “这件镯子带了好些年了吧怎的今却断了真真可惜了”

     说着探过去瞧了瞧:

     “倒是断的齐整让那巧手的用金丝焗了倒还成”

     太太眼睛闪过一阵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的这是什么不了的好东西值得费这些事我收拾收拾首饰盒子寻出两件稀罕的好东西来给你们戴着玩也就是了”

     说着冲张使了个眼手脚麻利的用帕子裹了两截的镯子收了起来谢雅暗暗撇撇心说打量她不知道呢这是又拿不着边际的好话她们呢鼓鼓的蹲了个福出去了

     谢雅刚一出去太太的脸就掉了来:

     “从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可怎么就这么眼pí子浅瞧见什么都恨不得搜罗到自己哪里去知道的是个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养了个贼呢”

     这边太太思量着怎么不着痕迹的给谢雅一个教训那边谢桥了学先到老太太屋里给祖请了安回房去换了家常的才又回到老太太房里陪着罢午饭本来想回自己屋子里去的不成想老太太今却不乏神别样的好拉着她的手非要去逛后面临着湖的园子去说是要闻闻chūn还吩咐拿着钓竿要在湖边的亭子里一边观一边钓鱼

     巧月和谢唬了一跳哪里肯真让她出去是劝着拦着说:

     “如今虽还在chūn的节晌午却有些暑着了可怎么好......”

     说着两冲谢桥使了个眼谢桥扑哧一声笑了歪歪道:

     “我琢磨着祖莫不是惦念咱们湖里的鱼了想着钓来做个糖醋鱼什么的解馋这才心心念念要去逛园子可惜这里却有个缘故是祖不知道的”

     老太太被她说的笑起来指着谢桥道:

     “巧月你给我过去撕三丫她越发被我宠的没边了在哪里胡编排我的不是呢”

     巧月却不动弹道:

     “我听着姑说的有道理老太太若不是馋了湖里的鱼晌午的嘛非要赶着去逛园子钓鱼去”

     说着扭去拉着谢桥的手道:

     “姑告诉告诉我这里面到底有个什么缘故”

     老太太恨恨的道:

     “你们如今都被我宠的没规矩王法了我越的收拾你们一顿你们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谢笑着来给老太太

     “哪里是她们没王法不过是才了饭说个笑话给您老醒醒饭食罢了老太太却认真要发落不成”

     老太太倒是再也撑不住的笑了起来指了指谢桥道:

     “你有个什么缘故若说的有理还则罢了若是没道理我再一并的你才多这世间的事哪里还有我不知道而你却知道的理

     谢桥调pí的眨眨眼:

     “祖若是去钓鱼就该着一早去了一晚早晨起来必是饿的极那鱼钩子一们就赶慢赶的那鱼饵子就钓来了可现在却是晌午们刚刚了午饭一条条正歇晌呢纵是去了一斤的饵恐也是钓不来一条的岂不是白费了功

     她话还没说完呢老太太已经歪在榻手锤着榻沿笑了起来:

     “你这丫胡说赶是那鱼和咱们一个样了还要歇晌什么的”

     说着又是一阵满屋子里丫子们也都跟着笑谢桥凑过去坐在榻边伸手圈住老太太的手臂道:

     “我这话听着荒唐说不得就有几分道理个晚了我学里请一早陪着老太太去逛园子钓鱼去到了晌午正好来活蹦掉的鲤鱼岂不是好”

     老太太伸手点了点她的额

     “鬼灵的丫说了这么一车话还不是今你惫懒不乐意动了也罢闹了这么会子倒也乏了咱们也让那湖里的鲤鱼们一晚好觉养的肥肥的一早咱们祖孙两个再去捡这个便宜去你且去歇会子去吧累了一瞧着这差了”

     谢桥连忙站起来蹲了个福出去了老太太靠在榻自己又笑了一阵子吩咐边的巧月:

     “我略躺一会这里不用你伺候了有个守着就成了你去抱月轩去瞧瞧不许三丫再看书写字的又不考科举里这么认真读书做什么没得费心劳神的”

     说着自顾自歪在榻巧月寻了锦被出来轻手轻脚的搭在老太太扭脸细细嘱咐了面的自己迈步出了屋子

     抱月轩认真说算是东正房的跨院两边只隔了一道穿过一骨截画廊便到了是个致的院落正中间一明两暗的屋子侧面厢房虽不开火却在角落里新盘了有两个里守着除了给三姑也预备着晚间姑饿了做些食什么的

     巧月穿过相邻的画廊走了扫了院一眼笑了这三姑是个别样有趣的院子里原本有两株旧年植的海棠如今长的蓊蕴繁茂那边院子里的梨落了这边的海棠却恰恰开的正好一树深浅浓淡的粉异常

     当初三姑始一挪看着两株海棠发了半的呆老太太以为她遗憾当时没开却不想三姑扭脸问院子里的什么时候结果子可甜倒是让老太太差点没笑原来是惦念着那酸甜的果子呢

     巧兰觉得三姑可真是个难猜透的若说年纪却是个比谁都稳妥的若说每每却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廊挂着前一阵爷送过来的鹩哥老太太嫌弃它浑黑漆漆的里没完没了的本来说要远远挂到西厢房那边的谁知三姑却喜欢愣是要了过来挂在窗子的廊檐每每笑眯眯的认真教这扁畜生说话不过倒没瞧见管用如今这都也只偶尔听见像个老家贼一样的哇哇们都说原先指不定就是和老鸹关在一起养的为这个老太太哪里乐了好一阵子了

     子们概都到边躲懒去了过了晌午院子里倒是分外清净巧月刚过了东边的窗户正中堂屋的帘子挑开巧兰就迎了出来笑眯眯的道:

     “这晌午不去歇着还过来我们这里作甚”

     巧月打量她两眼真是跟着木匠会拉锯跟着瓦匠会和泥以前瞧着巧兰倒是个不喜欢吱声说话的如今瞧这眉眼间的官司倒是把三姑的灵活学了个十成十

     巧月白了她一眼:

     “我可没有你的好命这不老太太哪里不放心呢怕姑回来又看书写字的劳神让我过来瞧瞧可是歇了”

     巧月的话音未落西边屋里谢桥的声音传了出来:

     “巧月来吧我这里正打络子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