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动心思谢妈卖人情[2312024]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里书房里伺候的几个子丫自以为瞒了这事不成想早有那赶着巴结的和老太太边的谢说了当个笑话就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就说:

     “你们sī里也没少念叨我偏着三丫你们瞧瞧这怎怨我疼她论年岁三丫二丫了整整一年呢就已经知道让着的了论理说的出可比三丫差一截子呢哪有她一个庶出的攀扯嫡出的道理这嫡庶有别是自古来的道理若是论长者为先可不早了套你们老太爷面还有个庶出的哥哥呢”

     说着脸一沉:

     “就是三丫宽厚自己揽在息事宁这事有一也不能有二”

     谢一怔急忙躬后退一步心说这真真不会看门眼高低如今三姑那就是老太太最着的宝贝疙瘩看的跟眼珠子一般无二哪里容得随便就欺负了去老太太扫了谢一眼道:

     “姑家家的里不是读书就是在房里做针线闲了也不过是和房里的丫子们个乐耍玩若是子不好定是房里的丫子们暗地里撺掇的指着主子争了她们好捞宝贵家的你去瞧瞧寻个错打几板子让他们长长教训不必说的很明白让他们自己思量去”

     谢虽是老太太跟前的管事但是却是外院跟着老太爷的宝贵平常她是个有脸面的都称呼一声谢老太太自是与别不同

     这边谢退出去往东侧院去了这边老太太却叹道:

     “虽三丫是个惜老怜贫的好孩子可是这奴才们一求就恕了也不成在家时倒好左右面还有我这个祖撑着将来嫁到了别还这样宽泛恐被拿起子没王法的刁奴变着法子欺负了去”

     巧月哧一声笑了:

     “老太太您倒真真想得远三姑今年才十岁呢就是议也是要过三四年才妥当正经待到出门子怎么也有五六年光景哪里用得着这么早就愁这个”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道:

     “若是平常户的规矩不不多简单我自是放心的可咱们家的孩子别说嫡出的三丫就是四丫那样没出将来哪里会许给寻常高门户里的媳可不是容易当的你呀不懂这些当媳比不得在家做姑这新媳若不严刑峻罚得一开就立好规矩以后说话就没份量了眼前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瞧瞧咱们家太太就知道了”

     巧月自是不敢说主子的不是只开道:

     “我瞧着老太太倒是能放心的别看三姑瞧着她置从跟着她的丫就知道是个心里有真章的”

     说着话把来的莲瓣纹碗递了过去:

     “这是刚刚厨房熬好的参汤就是用老太太示旧年收起来的高丽参熬得的您尝尝可好”

     老太太接过去了两递还给她点点

     “倒是比平里我的清甜照着这样给三丫送去一盅子长了将养最是好的”

     巧兰点出去细细吩咐了面的来就见老太太约乏了懒懒的歪在炕闭着眼睛养神呢遂挥挥手让房里的自己走过去挑了被盖在老太太拿过针线簸箩坐在炕的杌子就着窗户外面透来的光亮打络子

     五彩的丝线在葱白的指间来回穿心里却琢磨着些七八糟的闲事要说三姑将来能让欺负了去她却是不信的所谓三岁看老就看这件事三姑就完全不像个孩子家的行事竟是张弛有度不漏就是那再想挑事的也寻不到顶点的错

     倒不想这误打误撞的巧兰倒是得了个好主子想到这里巧月侧扫了榻的老太太一眼虽不过五旬两鬓却已斑驳如今还好过些年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呢想着想着心里不生出几分空落落来

     再说那边谢出了老太太的院子穿廊过巷奔着东侧院就走了过来立在廊想了想迈开步向太太那边院子去了

     太太住在东侧院正房也是一溜的五间屋子中间堂屋正厅两侧里屋各跨着两间耳房各有一个月亮门连着东西两个跨院西面是老爷的妾氏住的院子里面套着几层院落咚面本来该是爷的院子因老太爷特特把前面的槐梦轩给了这西边的院子就拨给了和二姑安置比起四姑哪里倒敞亮的多

     她一院子早有太太边的子迎了出来打起帘子躬着了西边的屋子西边是平太太憩的地方来时太太正看着面的一个做针线

     谢一福:

     “给太太请安”

     张氏忙道:

     “谢不必如此多礼”

     一边招呼着丫给谢看座倒茶心里不暗暗琢磨这不晌不午的这谢来她这里作甚

     谢谢了座了两瞧了瞧手里的活计见是一件月白锦缎的家常袍子都绣着致的缠枝哪里正盘扣子呢遂伸过去道:

     “这是爷的裳吧瞧着倒真细致”

     太太笑道:

     “我这屋子里的丫可比不得老太太跟前的巧一个个拙的不行拿着针跟举着个bàng槌似地哪里出的来好活计左右宝树如今还没成凑乎着在家穿着也瞧不见就是笑话了也不妨事的”

     谢连忙可这劲夸了一通眼瞅着太太那眉梢眼角都带着喜才开道:

     “二姑也是好的就是怕底的丫子们fú侍的不周到了......”

     谢话说半句留半句太太一怔再要细问站起来道:

     “我这可是要回去了来了这会子光景老太太哪里见我不在又以为我带着躲懒呢”

     说着福了一福退出去了太太客两句忙扯住nǎi低声道:

     “你去问问到底有什么事这平白无故的她怎么会来咱们这里白坐了这

     nǎi点点忙赶着追了出去

     这里谢叹了太太其实是个有心思的就是命不纵是心再高老爷那么个也生生磨得没了但是谢心里也明白的很别瞧着现在谢家是二太太掌家将来可不还得归到太太手里这谢府归到了也是长房的与二房无自己两子将来势必还要在谢府里求生计太太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因存了这个心思才掂量了一阵直接把这个卖给了太太思量着若是自己这样直巴巴越过太太去管教的房里自是给了太太没脸这样的傻事她可不自己刚才说的模棱两可的就是度着自己这一出来太太必是会找个底细的跟来问缘由心里又不准太太到底听没听出机锋故脚步特意放缓走得比平常慢了许多

     刚过了一弯后面太太房里的张就追了轻轻暗暗松了笑呵呵的站住形:

     “敢是太太哪里还有什么事忘了吩咐吗累您老这样急巴巴的敢遣个我回去不就得了”

     张忙打叠起笑容道:

     “倒也没旁的事”

     瞅了瞅四的拉起谢的手一个赤金的镯子悄悄套了谢的手腕子里低声道:

     “物件罢了不值什么留着赏你家丫戴着玩吧”

     谢悄悄抬了抬手腕子沉甸甸的压手遂压低声音把前们学里的官司细细说了黑一阵白一阵的难看瞧了瞧她道:

     “如今谁不知道三姑是老太太的心想起八辈子里存着的好东西都赶着折腾出来给三姑举凡的、喝的、住的、用的那样不十分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脑的都掏给了三姑才好还说要尽早的给三姑预备嫁妆呢说是让我们家那子在外面扫听着有那好的物件玩器多少钱不打回来先存着省的等到姑出嫁时抓不着好东西”

     说着掩着笑了两声:

     “我们听着都笑说这三姑如今还倒是这么早就预备起嫁妆来了老太太哪里却不依非要现在就预备着真真是个没法子的我想着当年咱们家正经姑nǎinǎi出门子的时候老太太都不是这样怎的到了孙就变了个样了呢都说隔辈果然是有道理的”

     那边张急忙奉承的说了几句拜年话什么三姑是咱谢家门里唯一嫡出的千金自然要金贵万分更别提姑子也好样也标志听说书念得也好就是老太太陪送了座金山也是应当的......啪啦啪啦说了一车好话才把谢送走了

     这边扭回了太太屋里斌退了细细和太太说了缘故太太一听子直哆嗦扬起手啪一声就拍在炕几手腕子一只戴了几年的老坑冰种的翡翠镯子应声断了个两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