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施薄惩谢桥初立威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府教书的先生本也是谢家族里出来的算起来和老太爷是一辈的谢道瑄学问不错早年也是做过两年官的因不通实务与同僚不睦寻了错罢了官毕竟是谢家族里的倒也留了一两分并未赶尽杀绝

     回到家里闲呆了些年后来被老太爷请了来孙子孙们读书后来谢宝树了太学二房的谢宝松、谢宝杉、也就不跟着学了一个是本就不是个读书的另一个嫌在谢道瑄跟前毕竟拘束些回了老太爷说在自己房里读书

     老太爷也知道二房的两个孙子不是读书的材料也就应了责令二老爷自督促两个孙子读书这一谢道瑄倒没什么压只三个学生老太爷的意思也不过是希望孩家能多明白些道理罢了并不像教几位爷一样事事尽心

     且三个孩子都是庶出的并不算十分金贵的主子因此每里不过略讲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让她们自己读书并写一篇差便了还要给姑们留出来学习作画琴的时间倒也十分轻松

     依着他看这三位读书也就是那么回事回去做红针织才是正经左右将来嫁了也用不着这些认识几个字也就足足够用了不想过年才开了chūn三姑就来了学里读书这谢家的三姑他是听说过些影说是从聪明可惜先有些不足灾的不断都说是个养不谁知却渐渐康健起来老太太接回京放在且是正经的嫡出虽是三姑却比府里其余几位都要面贵重

     且其族是何家世代的书宦之族在闺中就有些才名后来见着这位三姑谢道瑄度其的确与众不同文雅娴静如眉宇间的沉稳聪慧也相得益彰和其他三位谢家的站在一起立现

     写的一手飘逸的簪流畅漂亮颇赋闺阁的秀美知道的也多看似漫不经心他讲到那篇的时候让她解说都能够用浅显的言辞解释出来几次过来谢道瑄就清楚这个三姑是真个有才的细细一想也是何家嫡教出来哪里是寻常家孩可比的

     因此自打三姑了学里谢道瑄倒渐渐开始认真起来把那经史子集挑了重要的挨次细细讲来倒是和当初教授几位爷时一个样了也不管其余三个是不是跟的就对着谢桥讲并不像以前那样糊了事

     其实谢桥也是苦不堪言本来呢她也经过了现代近二十年的教育可是说实在的这个繁字就算认识写起来也颇为费更别提笔字了当初第一来学里的时候她还琢磨着是不是像其他穿越们一样发明个羽笔什么的来用可是想一想觉得还是算了

     且祖的这套文房四宝瞧着真是养眼的可以不用倒说不过去每次到了学里挨个摆出来别说谢雅几个就是面板着脸不拘言笑的老先生一双眼睛都直直盯着一阵阵的发亮光

     谢桥当时战战兢兢的提起笔却发现仿佛脑有自主意识似地落笔即非常流畅自然一笔漂亮的簪跃然纸谢桥当时就愣了有点不相信这是自己写出来的但是却松了若是她真实的估计会七扭八歪细不一也不一定那可丢了

     想到此谢桥不抿抿浅浅笑了起来前面谢道瑄正摇晃脑的念着:

     “善若善利万物而不争持而盈之不如其己道废有仁义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之所畏不可不畏”

     谢道瑄一篇善若诵完见今的三姑明显有点不在状态以为她累了遂挥挥手让她们提前休息自己走出去到外面的闲屋子里去子们忙端了茶来伺候谢桥坐在第一排的中间左侧是谢雅右侧是谢贤最边是谢珠

     巧兰把手里的茶递到姑又命暖月去收拾桌的物件面是学琴的时间琴师是谢府特特请来的里教坊退来的乐师姓万的嬷嬷年龄不算三十多岁概在里耽搁了韶华未嫁就成了嬷嬷

     平里在各个世家府邸内院中走动们琴技子有些孤僻平常也不喜言笑谢桥倒觉得她是个有本事的最起mǎ听她不知不觉就会被引到曲子的意境中去约是音乐集成者才能办到的事

     因此对这位万先生谢桥倒是比古板道学的谢道瑄尊重喜的多也乐意她的课约这个也是学过一些的虽不但也勉强成调谢桥前世没有一点音乐细胞就是唱歌都五音不全故此手就能弹出调调来便高兴的不行

     兴趣也比学比的更可是每每她弹完了瞧万先生一脸无法忍皱着细眉的样子不免就有几分沮丧几个谢家数谢珠弹得最是好万先生也最喜欢教谢珠谢桥倒也不以为意正自己也不想成为什么琴师学会了能找着调自娱自乐就好

     谢桥正喝着茶美滋滋的想着在桌子前收拾东西的暖月突然子一歪手里的青葵瓣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摔了个粉粉碎

     谢桥角一心疼的不行暖月却蹭一站直瞪着后面站起来的谢雅:

     “你推我做什么”

     谢雅手里的帕子一甩露出一个凉凉的笑容道:

     “谁让你站在这里碍事的再说你什么时候瞧见我推你了”

     暖月的脸都青了手哆里哆嗦的捡起一块瓷piàn带着哭音道:

     “这可是老太太自赏摔了可怎么好”

     谢雅扫了谢桥一眼咯咯咯笑了起来:

     “你这丫莫要胡攀扯别明明是你手没拿住摔碎了却还要赖到主子不成”

     暖月还要回谢桥轻轻咳嗽一声眼风扫过来暖月遂住了去捡地的碎piàn委屈的眼泪啪嗒啪嗒一颗颗掉在地

     谢雅心里别提多谢贤和谢珠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瞧着巧兰扫了谢雅一眼不急不慌的道:

     “老太太赐的东西可都是一一记在本子这突然少了一件少不得要细细的回了才是不然哪老太太问起来我们当的可镗不起”

     她话音一落跟着谢雅的丫子都是脸一白知道这里这么多刚刚明明就是自家姑推了三姑的丫一把家伙都看的明明白白的不敢生生和主子辩驳但是到了老太太跟前却是要回清楚的这事到了最后说不得还是要归在

     老太太纵是不会罚可是跟着姑的她们却落不了好罚了月例钱都是好的不好就直接撵了出去越想越害怕其谢雅的nǎi一听脚都急忙前来扑通就跪在谢桥面前:

     “三姑这可是我的不是了伺候主子们不经心万望姑能在老太太面前遮掩一二”

     巧兰目光一闪倒是笑道:

     “这可是难为我们家姑屋里的老太太早晚都要问一遭的帮着遮掩了我们这些房里伺候的丫可不就落不是您老倒是摘楞出来了我们的委屈可找谁说去”

     nǎi一僵知道巧兰早就看不惯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三姑逮着了这个机会的给一个教训心里不暗暗埋怨自家姑明明就惹不起还非要往这不是自找不这眼瞅一年年的指着老爷和太太给姑做主寻个好那是做梦都没谱的事要是再让老太太厌弃了将来的事可怎么好

     想到此nǎi的老泪都滚来了抬起直愣愣哀求的望着谢桥谢桥哪里经得起这个伸手扶起她低声道:

     “不必如此老太太若问我就说是我不心摔了”

     nǎi一喜重新跪了去磕了一个那边谢雅早就得直跺脚了来拉起nǎi道:

     “你求她什么本来就不予我们相就是到了老太太哪里我也是这样说......”

     nǎi深深盯了谢雅一眼谢雅这才的住了就嫌她是个不怎么理会她太太更不用说了眼里心里也就只有自己的宝贝都是nǎi自照顾她长若说疏远近谢雅也明白nǎi是第一位的怎么说nǎi也是会替她打算的因此谢雅虽刁蛮对nǎi却发自内心的敬重纵是别的话当耳旁风nǎi的话她必是会听的

     只是一双眼珠子仍是恨恨的瞪着谢桥nǎi暗暗叹了瞧了谢桥一眼虽说比自家姑一岁可是遇事稳重比自家姑那真是生生就高出去一截子谢桥也不理会谢雅扫了暖月一眼一肃:

     “暖月就是主子有什么不对也不是你一个当丫的能随意攀扯的巧兰回去罚暖月一个月的月例若是再纵是从跟着我的我屋子里也是不能留的”

     暖月吓的脸都白了忙福了福谢了自家姑提着东西出去了那边谢雅的nǎi心里咯噔一心说别瞧着这三姑是个和善的菩萨瞧她发落自己的丫就知道绝不像表面这样好相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