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燃嫉火谢雅生闲气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桥暗暗思量着有什么减肥的法子能在这里适用而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她这里正偷偷计量那边巧月手里捧着个翅木的托盘一步迈了瞧见她愁眉苦脸的照镜子倒是吓了一跳

     把手里的托盘放在一边的案道:

     “姑赶是有什么忧愁事了”

     说着扫了眼那边的巧兰和何

     巧兰和何哪里正收拾着学带去的东西呢委角笔筒葵瓣圆洗青汉紫石砚镇纸共四只细不一的羊毫湖颖......一件件巧兰心翼翼的放在旁边紫檀木长方盒子里

     何收拾带去的茶放在另一边的提盒里听到巧月的话都撑不住扑哧笑了起来巧月瞪了巧兰一眼:

     “你这个不尽心的蹄子这都愁成这样了不想着替姑开解倒在一边看笑话一会我回了老太太去看有你的好果子

     巧兰掩盒子盖走过来道:

     “这可真真是冤枉了我这愁的事自是没法子开解的”

     说着低又嗤嗤的笑了两声:

     “这两发愁自己胖了嚷嚷着要减肥呢巧月您可瞧着新鲜不”

     巧月也笑了起来减肥这个词听着倒真新鲜伸手给谢桥整整面的仔细端详了一阵镜子中的谢桥:

     “要我说如今这还是太瘦呢这几老太太哪里正琢磨着找出旧年高丽供的洋参里给姑熬了参汤来喝呢滋yīn补又不火燥最是适合的子才调养的好了可不能自己作践老太太知道了可不得了”

     那边何也道:

     “我也是这样说这好不容易长了没二两金贵着还来不及减什么肥我瞧着这样才好看呢珠圆瞧着就是个有福的样

     谢桥满黑线心说这帮哪里知道什么时尚什么骨感美还是没展开捏了捏自己的手臂低低叹了一声想着不管怎么说以后晚那顿宵一定要尽量杜绝了就是也要多运动一阵再不然再过个一年半载的自己还不成了胖妞了好不容易穿越成个命好的家闺秀好穿好戴的预备着成个胖子就是穿绫罗绸缎钗环那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说不得更丑怪的吓

     她这里想着巧月那边掀开盘子搭着的红绸子捧出来一件huáng的一钟过来给谢桥披在

     “这是老太太前些子找出的料子我连着几赶出来的先凑合着穿过几我得了闲再给姑另做一件好的来如今虽是了三月可这一早一晚的也凉着呢还是穿多些到了前面书斋若是再让丫fú侍着来也就是了老太太哪里可是叮嘱了几遍的”

     谢桥一听是祖自吩咐的也就乖乖的点点又谢了巧月说费心了细看这件老太太赐的一所谓一其实就是斗篷里面着一层月白轻薄绸的里子外面却是huáng的都绣着一圈致的云纹立领对襟长及踝领部打襕收不知道是个什么布料着顺竟是没什么分量这个季节穿倒正正好

     巧月把她领的短带系又把谢桥颈间带着的璎珞项圈正了正退后一步瞧了瞧倒笑了:

     “这一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子爷去学呢真真有个子的派了巧兰给你家爷提着文房四宝这一去可要蟾折桂去的”

     她话一落屋子里的都笑了起来谢桥这一个月和她们几个早就熟惯了常也是经常说笑巧兰这一说倒拿起旁边翘的折扇唰的一声打开微微躬道:

     “生这厢有礼了”

     像模像样的得屋里连带外间屋候着的子们都跟着笑了起来院子里谢的声音传来:

     “巧月老太太可是让你来给姑你这怎么到说笑起来了耽误了姑学的时辰老太太可是要罚你的”

     谢那里一喊这边才慌忙都住了声巧兰低声笑道:

     “老太太平常都让我和巧梅跟着你学说你是个子稳重的这样看起来也不尽然啦”

     巧梅白了她一眼命外面跟着姑学去的子丫来提东西吩咐她们底细些若是摔了一两件可是卖了你们家老子都赔不起的

     谢桥听了不暗暗咂当初她这一套学的家伙什也是老太太自赐来了她瞧着就觉得不是个寻常的东西后来听巧兰说这些个本来是一式两份的在库房里收了这些年太学的时候老太太给了他一套连二爷三爷都是没有的不成想这一套倒是便宜了姑

     因此谢桥每每使唤的时候都有点胆战心惊的就怕碰了去倒觉得不如用平常的东西自在当然这些她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丫打起帘子谢桥出了屋子院子两边各植了一株梨四周围着木栅如今正是三月时节开了满枝雪白的梨风一吹落满栏杆的瓣赛雪一般

     沿着抄手游廊过去一路都有丫施礼到了祖的东正房巧月手打起帘子谢桥跨过门槛去向祖道别

     老太太哪里正和老太爷房里几个有面的老说笑呢见到谢桥就撂打量了半响点点

     “这件布料做成了穿在我这三丫瞧着可真好看你们说是不是”

     旁边的连忙凑趣夸了谢桥一通夸的谢桥脸颊绯红不好意思起来老太太打量她的脸笑道:

     “行了你们别尽夸她我这三丫脸pí薄得很不经夸”

     说着拉着手细细瞧了瞧来跟着去的巧兰叮嘱了几声这才放了谢桥出去

     从祖房里出来仍旧沿着抄手游廊出了院子拐了弯正好遇那边过来的谢雅谢贤谢桥忙前见礼谢雅目光直直盯着谢桥的斗篷的瞧

     谢贤却过来拉着谢桥手的道:

     “三这件裳瞧着真好看是新做的吗让我房里的比这你这件也给我做一件来”

     谢雅冷冷哼了一声:

     “二可不要的说梦话了你房里的手再巧这样的料子你那里寻得来那里比的是祖的心肝什么好东西都舍得给好好的穿你的旧裳是正经莫找这等没趣”

     谢贤被她一说有些讪讪的僵在哪里谢桥却装没听见拉着谢贤边走边说些无关要的笑话谢雅见谢桥本就不理会她都没变的拉着谢贤走了在后面的直跺脚后面她的丫来低声道:

     “这是何苦呢三姑如今正得老太太的意您就说两句拜年话也不会矮了一两分我瞧着三姑倒是个省事的......”

     丫的话没说完谢雅一巴掌就打了过来:

     “你是我的丫还是谢桥的丫你也看家那边的高枝想着巴结去是不是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家那边的都是老太太给的你这样的白给家还不要呢一边杵着去是正经"

     捂着脸啪嗒啪嗒的掉眼泪缩在廊檐一句话都不敢辩驳后面跟着的nǎi瞧着越发闹得不像话了忙过来劝:

     “姑这一早这是认真生子可不划算了错回去惩戒她们也就是了若是再不好回了太太撵出去何苦生这样的闲在外面闹起来总是不好看的这边可是离着老太爷的书斋不远”

     她话一落谢雅就吓了一跳被父带累的祖父平常看他们房里的主子们都不怎么顺眼也就哥谢宝树是个能了他眼的一瞧见就皱眉因此谢雅谢贤对祖父是真的怕听了nǎi的话谢雅就住了声

     但是扫了眼前面的谢桥还是的不行这同样的千金自己还是原先倒还过的去们的穿用度都按着份例来也没有个高低哪里想到这谢桥一来就生生高出他们几截子去了

     就是学里的先生都高看她几眼平常和颜悦不说凡谢桥写的画的的什么都一的说话轮到自己这里就皱眉

     谢雅越想越可是也真不敢再在这里发作了鼓鼓的带着丫子向前走瞅着前面谢雅拉着谢贤有说有笑的更是连谢贤也一并恨心里琢磨着怎么给谢桥找点不自在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