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忍一时张氏暗筹谋[2312021]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边先说太太跟着老爷出来刚拐自己住的东侧院还没得说话老爷甩甩手就钻西边的跨院去了那边前他刚从外面不知哪里了个十四的戏子来当晚就收了房太太这里恨的不行可是不能说什么

     知道纵是她说了也没甚说不得还让他更厌了她太太手里用绞着帕子喀嚓一截子新染了凤仙的指甲生生被她绞断了自己才多如今也不过三十出罢了可是除了十五岁那年嫁过来过了两这十几年竟是没有一是畅

     认真说刚嫁过来的时候也不过略好些罢了那时老爷屋子里早就有了两个房里伺候的她在家时悉心教诲是个端正的可是这老爷虽是伯爵府堂堂的世子却是个最不正道的最厌的就是自己这样正经的世家不过三朝五夕就丢开手了

     况且娶了到像终于开荤了一样什么脏的臭的都往房里拉略略平正脸的让他瞧也要想尽了法子手来得东侧院子一piàn乌烟瘴喝piáo赌竟是把那纨绔的子弟的玩意学了个十成十有严父却依然不见收敛除了在妾氏丫房中厮混就是去外面呼朋唤友的昏地的过心里就没个家的志向

     每每想到此张氏就不深怨自己的当初不好好打听了家到底是个什么只看着国府的高门户世家门阀赶着把她嫁了过来这苦子熬到今竟是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自己也不过是个面的摆设罢了

     打早老爷就再也不她房里了纵是有却和那守着活寡没甚分别再加弟媳门后自己不得已把管家的权柄了出去真打量她愿意当初虽说老爷混不吝胡搅蛮缠的管她要银子可也是能应付一二的可是瞧着老太太哪里的意思自己不过去自是更不待见自己了

     还有一个太太心里清楚就算老爷是个纨绔的但是正经的嫡出长房这个家早晚还是会落回她手里的二太太也不过是竹篮打一场空算计左不过就是暗地了多些银两出去罢了眼瞅着宝树这就该说媳她也算熬出

     说道自己的张氏长长出了也略略浮现出笑样来调开瞪着西边跨院的目光低声吩咐后面的丫

     “chūn梅你过去等你家爷从老太爷那里一出来就让他我这里来我这里有事问他”

     后面的蹲了一个福去了张氏目光有些的看了那边的院子一眼就迈开步了自己屋子后面谢雅、谢贤也跟着了屋里太太略略扫了一眼已经明显恨得不行的谢雅心里不冷哼了一声

     谢雅的生原是老爷贴的丫伺候到有几分张氏嫁来前早就成了通房的样不差段轻且是个有心计的故此纵是老爷生是个喜新厌旧的却在房里伺候了这些年如今虽没了宠但是却也生了谢雅傍抬了的位份房院里算有了个安

     可这谢雅却远不如其一点不懂得审时度势该忍时就得忍生的一副浮躁浅薄的总觉得自己是谢府就该事事都的先济着她是个没甚成算就知道动心思的丫虽托生在谢府这样的侯门却真真不了台面

     张氏虽是嫡却放开手也不加以约束只因早就看透了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虽心思浅不用怎么防着可是让她教导她可也没有这等闲工她巴不得她就这样去才好赶明嫁到别有她的苦也算报了那些年她生变着法挤了自己的仇

     心里暗暗恨了一阵表面倒是不露半点声扫了一眼那边的谢贤心里倒是点点虽也是出的她瞧着这丫倒是有点心机别看表面这心里却是个明白会看事的她这里刚坐那边丫就端了新茶过来

     谢贤急忙前接过手捧给太太太太浅浅抿了一放在旁边的炕桌子一歪就靠在炕平针打子绣故事纹的迎枕这边谢雅已经忍不住了前一步道:

     “如今我和贤不如也单分出去住岂不是好多几个丫子fú侍也省的早晚的劳神”

     太太心里冷笑却不带出来慈祥的一笑道:

     “你们虽说不是我肚子里掉来的可也是从就跟着我长起来的也不过隔着一层肚pí罢了我岂会歪带你们不过你们这才十一等及笄了自有你们自己的院子现在可还不是时候”

     谢雅一听就再也撑不住子:

     “那三怎的一来就得了抱月轩说起来她比我和贤一岁呢是不是

     谢贤却不傻偷偷扫了面的太太一眼才开道:

     “三婶去了没了自是多怜惜一些这也是常就不要和三比了左右都是一家子的罢了”

     谢雅还要说太太却闭眼挥挥手:

     “这一阵子我可是有些乏了你们回自己屋子里歇着去吧不用在我这里立规矩了”

     谢贤急忙扯着哼哼的谢雅蹲了个福去了她们刚出了屋子张氏不冷哼了一声心说也不看看自己的出不过是jiàn种子罢了还想攀附谢桥莫说谢桥是个好的就是个寻常的你谢雅拍马也及不只这就差了一截子

     想起谢桥太太不露出了一丝笑意年纪是不过她瞧着可是个不差的那一行一动都透着家子退间甚是得倒不像个十岁的孩子了也怪不得老太太这一见了心去这样的倒真该是她们这样家族出来的孩子到了哪也是个争脸的

     想到此笑了起来那边的张看到太太这边难得开心起来遂放手里的活计凑趣道:

     “太太可是想起了三姑

     张氏张开眼道:

     “怎么也瞧着她好”

     张笑了:

     “三姑那样金贵的主子那里是我能瞎编排的呢不过我瞧着倒是个有福的样时候生生变了个似地”

     太太点点

     “嗯!瞧着那子和我那弟媳倒有几分像是个真不错的”

     这里说着话就听见外面的声音:

     “爷安好”

     这里张氏立刻就有了唰的坐起就看到谢宝树步迈了

     再说谢桥自打在谢府安顿倒是过得如意的早晨起来陪着祖了早饭就去前面单劈出来的书斋里跟着谢雅、谢贤、谢珠念书不过就一个时辰的时间也不正经教学问不过就是让孩家多明白些道理罢了

     中午仍旧回祖屋子里中饭了饭陪着说笑一会就回自己屋子里歇晌午在房里做些针线也可看会书也可晚间再到祖房里完了饭和房里的丫们说笑一会就洗漱安置

     这子过得真正是富贵闲一个况且三餐茶饭俱都异常老太太从心里要给她调养饮食颇为晚间的燕窝粥都特特代灶熬好了送过来这样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谢桥发现自己胖了

     以前的瘦脸如今有些圆乎乎的了也多了起来谢桥对着房里的镜子愁眉苦脸的左照右照要说这面摆在她屋子里的镜子那可真是个稀罕物件当初刚一见她就的不行

     在杭州时她梳妆的盒子里有面镜子也是这样银材质的不过一就说是特特难得的了当初还是她舅舅送给她过生的礼给了她细细叮嘱她把玩的时候要心些莫溜了手摔可再没寻去

     可是一抱月轩就看到角落里立着那么一块底座边框绦环镂空的缠枝雕饰瞧着就她第一个念就是这得值多少钱当时老太太看她傻愣愣的盯着那面镜子瞧以为她没见过拉着她的手笑着说:

     “那是前年过年的时候安平王府送过来的说是番邦贡来的瞧着是个新鲜难得的物件就放在库房里收着了我跟着你二伯去挑你这屋子里的摆设一眼瞧见就让出来摆你屋子里来了你们年轻的这穿打扮的照着也好看省的总搁在库房里没得就搁了倒可惜”

     听了老太太这一番话谢桥不心里一阵**辣的直到那时候她的心才算放至少这个祖是真心实意的把她当成了一样疼遂也渐渐放开了心里的隔阂把眼前这个老太太当成了自己nǎinǎi一般对待

     平里陪着说话偶尔撒撒给老家讲个笑话什么的她这一放开了自己本来的也就显露了出来老太太成的在后宅里呆着没什么消遣眼前虽有两个媳的成的苦着张脸轻易没个笑模样

     二的倒还好不过那比谢桥又差远了因此不过一个月的功谢桥这个孙倒是轻易也离不开了就是一会子看不见也要让丫子去问问在哪里做什么呢......

     底的奴才们多会看眼一瞧三姑这岂是得了老太太的意简直成了心肝宝贝哪个不是往前赶着巴结因此谢桥的子倒是越过越坦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