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造化巧兰侍新主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至晚间和暖月fú侍着谢桥躺就出了屋子各去安置谢桥却因午晌时在老太太的房里陪着歇了会子故有些错过了盹这躺一时倒也不着心里本就存了事故此翻了几个过子坐起来要茶

     外间耳房里早早的遣走了暖月让她去那边的丫房里自己却和老太太新给的巧兰在外间屋伺候着

     杭州那里带过来的丫除开自己和暖月老太太一个都看不就是暖月若不是虑着跟了姑这几年是个伺候惯了的说不得也要遣别去了现如今这屋里外fú侍的丫可都是老太太自挑的

     有两个还是老太太边的一个是外面的王一个就是今拨过来的巧兰并老太太边的巧月边的巧梅可都是老太太从就放在边□的见多识广明伶俐寻常事那是别想混过她的眼去的说是丫可比那户的也不差什么

     何知道老太太自把自己的丫给了孙这就是明明白白的护着呢让别的知道这三姑虽没爹在近前却是个最金贵的主子等闲了不能轻看了去在心里偷偷高兴了半

     往常里看暖月就不怎么对心思虽说机灵毕竟年纪且在杭州的府里简单没有这么多闲七杂八的事因此脑简单了些经不起事这一来谢府眼瞅着就有点呆不了台面

     何正愁着呢毕竟姑的贴若是不长心眼随便使个绊子就糊了去可就是祸事了家不说奴才定会后面嚼这奴才的主子可还没说这名声是万万不能有闪失的

     往长里说若是有个稳重的给姑心把关自己也能更放心些如今既然回了谢府来她那边可还有丈和两个子呢就是仍旧在姑屋子里伺候着可毕竟不能见守着了有个可信的倒正正好

     虽然存了这个心思却不敢这一就把姑放的给巧兰虽说瞧着好但谁也没到谁心里看去哪里知道里面是个什么心肠呢还要慢慢品品若果真是个无二心的到时就把这里外的事给她掌着自己在边帮把手就是将来姑出了门子边也有个可心的

     何这里正七八糟翻来倒去的想着就听见里面谢桥的动静她这还没那边巧兰早就披了地到那边的架几案点燃了案的牛角灯提了暖壶子里的茶壶倒了茶出来持着灯端着茶就了屋

     何暗暗点也跟着心里琢磨着莫不成是心里有事了了都没

     这巧兰若说真是个好的虽是机灵稳妥却是个实心眼子的丫以前fú侍老太太的时候就一门心思的都是老太太这老太太蓦地把她给了三姑这一门心思就又扑在了三姑了屋子把灯放在边的茶几伸手拢起帐子伺候着姑

     就着灯光巧兰倒是有点怔楞刚才安置的时候她过去忙活别的事差了她去整理姑带来的东西就是别的玩器摆设暂时先不用动可是姑常的换洗梳妆的家伙什首饰盒子这些东西势必先要拿出来的

     那边抱月轩眼瞅着还要收拾个十半个月的这边却还要住一阵子这些都是姑常贴的要东西因此她这一来就把这么要的差事给她巧兰就知道那个原先伺候姑的暖月是个不中用的今后这些事自己要留心了才行

     收拾好了手边现用的东西已经安置里给姑也不敢直眉瞪眼的打量这时候却真才看的底细了见穿着一件月白系的带子有点松了露出一边半截膀子就着灯看去仿佛老太太房里那个羊脂的玩器一样透着那么泽晶亮乌悠悠的一发拢在一侧散发着一子玫瑰的香致的眉眼虽不过是十岁孩子竟有些没法形容的好看

     一时不有些呆了谢桥就着她的手了半盏茶才看到这丫呆呆的望着自己眨眨眼笑了调pí的心思一起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

     “这丫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没醒还做梦呢”

     谢桥这一巧兰倒是回过神来脸一红拿了外衫给她披扶着她靠坐在福了福端了残茶出去了

     何这才过来道:

     “姑怎么了赶是换了地方不着吗”

     谢桥点点拉着何的手低声道:

     “白里我也没得空问家里管家的我瞧着竟是二伯这倒是什么缘故”

     何向外面瞧了一眼见巧兰真是个会看眼端了茶出去倒是没只立在外间的门边打量着这是给她们留说话的空呢遂微微笑了笑道:

     “这个也怪我叮嘱来叮嘱去竟是把这最重要的忘了和你说二太太是老太太家嫡的侄听说在家时就是帮着管家理事的能这嫁到了咱们家来一开始本也是太太掌着家事的可是老爷却不是个省事的的纠缠着太太变出钱来给他太太没法子为了省心把这管家的事就推给了二太太老爷再要什么东西银钱的就不好意思了纵是脸pí再厚伯子也不好要到弟媳哪里去因此才消停了因此这些年都是二太太管着府里的”

     谢桥点点觉得总这么着也不是个长事也说:

     “不过我琢磨着这事也长不了说不得早晚就要有个说法就是长房媳要让将来老爷袭了爵这管家的权利二房自是要回来的别的不说就是将来爷娶了媳有了nǎinǎi这二太太说什么也不能霸着管家了让外知道了还不笑话了去”

     何说着拍拍谢桥的手:

     “这些事和咱们左右关系不如今有老太太疼着姑怎么都不会委屈了去的我要说的是你和太太莫要疏远了才是”

     谢桥睁着眼盯着何低声道:

     “太太是张家的嫡你嫡却是礼部尚书家的二太太的弟弟和你到底更些”

     谢桥这才明白为什么觉得太太虽说不如二伯表面可眼神却透着那么发自心里的还有谢宝树约也是因着这层关系才对自己与别的们不同甚至他隔的两个她瞧着也不过淡淡的而已

     何把她的发拢好:

     “好了说了这会子话可真该这在老太太院子里一早可不能起晚了拿了你的错子可不好了这里毕竟不是杭州家里”

     谢桥不由的嘟嘟就起早这档子事都一年了她都没习惯过来以前班的那会也不过八点才起这里倒好卯时定要起来如此简直就是而且看起来她想躲开那边的谢宜岳生父瞧出不妥来谁想这边看意思更是复杂的不行

     而且她也不傻早就瞧出来了们在一起恐也不会太和睦的那个谢贤还好瞧着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可是那个谢雅却不是个善茬而且老太太对她这一另眼相看又安置住又赐丫她就瞥到谢雅那一双眼睛里早就嗖嗖的冒火光了看着她的眼神连一开始的冷淡客都做不到了

     还有那个谢珠别看瞧着懦弱不吭声的模样那偶尔抬起扫过她的眼珠子深谢桥都觉得浑一阵阵起pí疙瘩就是谢贤还算好一点可也有点嫉妒的神明明白白的透了出来自己这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了避开了虎其实又了狼窟

     想到这里谢桥自己不仅暗暗笑了瞧瞧自己这一的富贵享不是谢家这样的世家恐是做梦也没有的这算是有利有弊吧总之自己今后心行事也就是了

     想到此倒是想开了不一会踏实了巧兰在外面听着屋里没响动了才轻手轻脚的帮着何把帐子整理妥帖回了外间熄灯

     好半轻轻叹了心里计量着左右这几年之间要哄着老太太给姑寻一个省心的好才是个长久的安

     想着想着窗外都透了亮才略略打了个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