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见祖父谢府开午宴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刚出了屋子就见那边过来一老一少谢桥知道肯定是祖堂哥了到了近前,众急忙见礼簇拥着了屋子谢桥才看清楚两.

     父谢宜岳颇肖祖父虽是老爵爷,但浑却盈满浓重的书卷保养的极好神矍铄堂哥谢宝树,俊眉朗目光华内蕴倒令谢桥想起了那个典故譬如芝兰使其生于庭阶耳谢家宝树果然名副其实

     却说老太爷,今刚一回府就得了信说三姑到了这才到了这后宅来瞧瞧自己这个的嫡三个子中老太爷自最喜老三皆因为他虽然子有些古板但却是个读书的好材料老太爷自己喜欢读书自然也就喜用功的孩子

     三子也真争并没靠祖宗余而是从科举出仕如今虽只做到四品知府但像他们这样的世族子弟谢宜岳也是凤麟角并不多见的更兼长子谢宜山虽可袭爵但却是个子荒唐的里只知道眠宿柳并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外厮混值得欣的是倒得了一个出的嫡子不然将来谢家这一支说不得就断送在他手里也未可知

     谢宝树长房长孙不光生的好子也好倒不像他而随了他三叔是个喜欢读书用功的现如今乃是太学监生在老太爷眼里三子谢宜岳长孙谢宝树是自己膝一等一得意的子孙

     因此自从三子外放后凡有要的应酬均会携着长孙前往想着让他多见市面长些见识老太爷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三房的子嗣稀薄虽娶了仕宦族贵却只生一个嫡且从是个先不足的一年中倒有半年是病的虽聪明莫及但一个是孩子聪明会读书也无甚二一个往年间瞧着那形容却是个不容易养怕白白悬了心

     故此谢桥虽自yòu聪慧老太爷对这个嫡的孙却不怎么如今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可是刚才了院子略一打眼到楞了一满满的主子姑他却一眼就看到了嫡边的

     好个模样看依稀还有几分旧年的轮廓这通却真真变了一个一般差点子就认不出来了

     老太爷坐定早有子把那垫放在了地谢桥前行两步

     “孙谢桥拜见祖父”

     老太爷微微抬手慈祥的道:

     “好好!起来吧”

     老太太指了指谢宝树道:

     “三丫这是你哥”

     谢桥急忙前半蹲福了一礼:

     “见过哥”

     谢宝树忙道:

     “自家兄何用如此客这一路辛苦了三叔可还好......”

     谢桥微微颔首:

     “父这一向倒还康健只是如今不在了自己又不在总有些挂念”

     老太太听了倒是拉过她的手道:

     “你这丫倒是个孝顺的孩子你父边自有伺候看顾这个你不用悬心只在这里安心住们们一起读书玩乐也就是了等你父述职回京自然能父相聚”

     老太爷暗暗品度谢桥半响见她退有据虽年龄yòu说出话的却极有章法暗暗点又细细问了这几年的主要问了功课读了什么书读到了那里可请了先生等等......

     谢桥一一回答了有那不怎么清楚的也自己度量着编了一二祖父问的满意了才道:

     “你本是个别样聪明的可惜自灾不断如今既然康健起来这书还是多念些的好虽是孩家多明白些道理也是好的”

     说着指了指谢宝树:

     “别的兄弟也就罢了你这哥如今在太学读书是个用功的你若有那不明白的地方不好问先生可以问你哥也使得”

     谢桥微微一怔悄悄扫了眼谢宝树见谢宝树听了祖父的话倒是切的一笑:

     “有事只管来找我若是我不在的时候也可先知会我房中的巧月待我回来去寻了也可”

     谢桥猜这巧月必是谢宝树房里的遂又蹲福了一礼低声道谢一个低着二太太扫了眼过去piàn刻回来笑道:

     “可不是这光顾着说话了过了午时了老太太今这中饭您看摆哪里好”

     老太太摆摆手:

     “就摆在这屋子里吧”

     说着对张氏和慕容氏道:

     “去差把你们家老爷也过来宝松宝杉也一起唤来三丫来了也算给她摆个接风宴吧”

     谢桥急忙道:

     “孙是晚辈这如何使得”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

     “你这丫是个实心的好不容易找个机会能喝一顿了你却非要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可不是打了祖

     老太太一句话屋子里的都笑了起来就连老太爷也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容说话间的功伯父、二伯父和二房的两个堂兄就过来了谢桥忙又一一见过礼

     伯父倒是很出谢桥的意料之外皆因见谢宝树长的如此出谢桥猜测伯父自是也不会太差的可谁知道却是个一的中年明显酒过度的样子瞧着不怎么好二伯父形魁梧非常龙行虎步一瞧就是个习武出倒比伯父这个正经的世子要更威严些

     不过二堂哥谢宝松三堂哥谢宝杉比之谢宝树就差多了其站在一起更显出谢宝树芝兰树一般的品格也怪不得自打堂哥一的笑容就没断过而二伯却有点不讪讪之

     不过按理说这管家名副其实该是长房长媳的权利怎么瞧着好像谢家却是二伯掌管着里外家事呢谢桥暗暗纳闷

     伯父、二伯父简单的叮嘱了谢桥两句场面话饭就摆中间隔了一张松鹤延年的贴牙八扇屏分里外摆了两桌祖父带着子孙子在外面一桌带着姑们在里面落座楠木雕葡萄纹嵌理石的圆桌就摆好了各珍馐菜肴

     老太太拉着谢桥的手让她依着自己边坐面依次是谢雅二姑谢贤和四姑谢珠二伯却立在老太太边布菜伺候着谢桥一见忙要站起来老太太拍拍她的手道:

     “你二伯不在这屋里你坐不妨事的”

     二伯笑着了一块香香的炸子放到谢桥盘子里:

     “这个腌的还算尝尝以后有什么想直接告诉二伯就行不要客才好”

     谢桥谢了悄悄打量四周里外几层的丫子伺候着却只闻杯盏碗盘的轻响并无一声杂音可见是极有规矩的

     一时饭毕净手面丫滚滚的新茶来那谢来道:

     “老太太三姑可安置在何三老爷原先的院子倒是早就收拾清扫了出来......“

     她话没说完老太太就挥挥手道:

     “那院子离得远且三丫如今自己一个那里倒不妥就安置在旁边的抱月轩吧离着我这里近也不用自己开火了就跟着我这里也更方便你找两个底细的去给三丫好好收拾收拾收拾好了我过去看看妥当了再让三丫搬过去这几三丫就先在我院子里安置吧”

     谢一愣不着痕迹的扫了二太太一眼忙答应着出去了出了门暗暗念了句佛心道这三姑可真是个有运这刚来才多一会好家伙把老太太的心就的拽住了即使没在一边罩着有老太太这三姑将来的造化也必是不一般的了

     忙唤来管事的吩咐着赶把东侧的厢房赶着拾掇出来以备三姑安置另挑了两个细致的子丫自过去抱月轩收拾

     老太太这里却还不放心对后面一个眉目清秀的吩咐:

     “巧月你过去自盯着先把姑带来的东西抬去抱月轩放在闲屋子里找个妥当的子看管着等抱月轩收拾好了再让姑自己掂量着怎么收拾另外把姑边伺候的丫子们唤我瞧瞧”

     巧月应了福了福走了出去和暖月就低走了磕了老太太显见是认识何知道何是当初三带过来的忙让搀扶了起来道:

     “我还怕跟着姑子不底细却原来是你这我倒是放心了我素来知道你是个忠心可靠的以后还要多看顾着点你家姑子稳重但毕竟年龄有那不知道的事你多教给她有那欺负姑家脸pí薄找事嚼子丫你要给我好好的立规矩打了骂了都由得你发落实在那起子刁奴不fú管教的自回了我来直接撵出去是正经不要带累了姑家的好名声”

     何忙诺诺点心里却松了原本她还担着心三姑虽是正八经的主子可是毕竟没在一边爹又离得远深怕在谢府这深宅院里欺负了去现在看这倒是刚一来了老太太的眼有老太太这么个靠山戳着想来姑子应该顺遂不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