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双贵街姑娘进谢府[2312018]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了城又换了一拨来接的仆役马车也换成了轿前面家丁厮引路两个子扶着轿缓缓前行谢桥把轿内的薄纱窗帘轻轻撩开一条细缝好奇的向外望去chūn的朝落在出一piàn闹闹的繁华景象

     两侧的屋脊廊沿都透出一古香古的韵茶馆客栈布庄当铺......街道两侧各种招牌布番迎风招展偶尔走过挑着担子沿街卖的卖胭脂粉的卖首饰荷包的还有卖孩子玩意的......虽是贩走卒之流fú却也算净整齐

     转过一个弯是一条阔朗的长街眼前一个高耸的石牌楼面三个双贵街谢桥轻轻咦了一声暗道怎么倒了这么个俗的名约听到了谢桥的声响轿子外随行的仆低声道:

     “姑敢是觉得这个街名俗了”

     谢桥没应声子仿佛也不需谢桥回应自顾自的道:

     “这双贵街说的是这条街两个至富至贵的因此才得了这个名街东不用说正是咱们国这街西却是何翰林家的府邸”

     说到这里倒笑了两声道:

     “看我倒是一时糊涂了那里会不知道那何府那里是别正经是姑的外祖家呢前边就是何府了”

     谢桥一愣虽是略略知道些的家族也是京城望族却不想也是如此显赫谢桥把窗帘的缝隙扯得了些向外看去只见青砖围墙围住的深宅地颇广远远望去里面树木葱茏蓊蓊蕴蕴去就是一个繁荣鼎盛之家

     轿缓缓路过何府两个威严的石狮子守着三间朱红首的悬着派的匾额翰林府三个字在光彩晕染两侧悬着红的灯笼门前有穿着华丽的侍役守在门前

     过了何府走了半刻钟就到了谢府比刚才所见何府毫不逊却仿佛更显威严悬着敕造的匾额从东到西何谢两府的院子隔着一道院墙竟乌泱泱的了整条双贵街真正鼎盛的家族

     轿子不正门从角门抬了走了不远就歇了轿另换了来抬着轿子至二门才彻底落了轿厮们躬退了边扶轿而行的急忙前打起轿帘手扶着谢桥了轿子

     过了垂绕过门前的富贵牡丹行过穿堂眼前豁然开阔一个敞亮严整的院落呈现在眼前正中五间雕梁画栋飞檐吊角好一个富贵华堂两侧抄手游廊间厢房林立悬着各观赏的鸟雀叽叽喳喳的唤的甚是清脆动听

     廊沿站着几个着鲜艳的丫一见她们门前的两个穿着绿的丫忙打起帘子回话:

     “三姑到了”

     何不着痕迹的轻轻拍了两谢桥的手退了开去屋里却迎出来一个面容白净的子来悄悄打量了几眼这位几年不见的三姑暗暗一赞笑道:

     “老太太念叨了这些可算是到了”

     谢桥不准这子是什么来旁边的子低声道:

     “这是老太太边伺候的谢

     谢桥猜约是祖房里有脸面的遂微微蹲就要施礼子忙伸手拦了手搀了谢桥道:

     “这老奴可担不起这一礼可不要折了我的寿命了”

     说着扶引着谢桥到了屋里当屋站了满满的主子、丫子个个着不凡均敛声屏连一声咳嗽都不闻正前方摆着一张核桃木嵌螺钿理石的罗汉榻置了同样材质的炕几中间靠坐着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封君

     谢桥便知这是祖急忙早有了团如意的谢桥扑通就跪倒在地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满面动的手扶起她来拉着她的手坐在榻的仔细端详但只见三年多不见倒是真真变了一个似地

     虽穿的到底素净了些却出落的好个明眸秀目琼鼻红虽仍有几分瘦弱之态举手投足眉梢眼角却透着那么子难得的瞧着倒是很有几分与众不同的兼pí肤泽白皙更显得眉眼盈盈说不出的招

     不知不觉中竟是个的样老太太端详了半响才道:

     “真是长了不少瞧着比时候康健多了”

     旁边的谢忙道:

     “老太太三姑刚到一路舟车劳顿可是连茶还没再说这满屋子的您只拉着孙己话可怎么行”

     老太太一听倒是笑了边高声喊着给姑端茶来一边放开谢桥指了指左侧站着的两个

     “这是你那是你二伯

     谢桥急忙站起来就要跪被两一左一右的扶住都说一家子不用行此张氏拉着谢桥的手细细瞧了一会子笑道:

     “时候那会子瞧着子极是不好到有两是病的这一次倒真真好了莫不是我那三弟这一走倒是把自己闺的病带走了”

     老太太笑道:

     “我思量着也正是呢可见我这三丫是个有福的”

     二伯走过来凑趣道:

     “我瞧着咱们三姑这一回来老太太那疼辈的心思就一门子都扑到咱们三姑可是也不是”

     老太太伸手指着她笑了:

     “就你难不成你这么醋不成里我可也没少偏疼你这时候到凑的醋真真我都替你的慌宝松娶了媳难不成你这个当的也要子媳的醋”

     老太太一句话满屋的子丫都跟着笑了起来只有的脸有点冷淡僵谢桥蓦地想起来这二伯原是谢老太太的姑表做自然要比近许多而且显然二伯更得老太太的意不过姑表真不怕生的孩子是傻子吗转念又一想古代的时候好像姑表都是可以结

     老太太拉过谢桥的手摩挲着细细问了些琐事:

     “可读了什么书常喜欢做什么消遣可喜欢什么用什么房里的丫子们fú侍的可底细等等......”

     事无巨细的一一问过忽而又开始打量了谢桥的冲二伯慕容氏开道:

     “平里倒是少见这样的颜这莫一看我就觉得好像chūn了屋子里来了心里瞧着就敞亮倒不曾想这样素净的颜穿在三丫这样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几匹这样素雅轻薄的布料你记得寻出来给三丫多做两裳穿家家的虽在孝中也不非要穿的白惨惨的不可”

     慕容氏答应一声门外的声音传来:

     “、二姑、四姑来了”

     随着话音来三个着鲜艳的老太太倒是笑了:

     “ 我正说差你们的不想你们倒是机灵自己就过来了来来你们一次见面还是你们时候呢说不得早就忘了彼此的样了”

     三过来先给老太太见礼又给两位太太行了礼谢桥才和她们一一见礼先的一个瞧着比自己一两岁的样子个子比自己高有点胖pí肤白皙珠圆五官不算很美但自有一子高傲凌的姿态便知这是谢雅一看即知不是个好相与的

     后面一个歪着好奇打量自己的比谢雅漂亮的多和谢雅差不多细眉明眸善睐一笑脸颊边有两个的梨涡已经初现窈窕的说不出的甜美可红的十足瞧着倒是比谢雅切不少谢桥知道这概是谢贤

     最末的一个看着比自己略长的倒是也不差只是有点缩手缩脚的家子目光闪烁非常该是谢珠了

     老太太瞧着这四个孙暗暗比较平常还不觉得什么这站在一起却高立现无论行动说话还是通谢桥愣是高出其他三截子出来

     老太太暗暗点说起来虽说都是孙但毕竟嫡庶有别谢雅和谢贤比之谢桥的出本就差了一更别提谢珠了于是更把那疼之心向谢桥偏了过去想自己一向疼的幺如今都三十多了才得了这么个宝贝丫自己若是不着心的护着哪里能成

     谢桥见过三个谢雅并不怎么理会谢桥只敷衍的点笑了笑就站在张氏后去了谢珠更是一言不发低着怯怯的挪到了慕容氏的边戳着只有谢贤的拉着她的手叽叽喳喳的问她一些杭州那边的风土什么的事

     谢桥捡着有趣的和她说了些这时外面一个来回说老太爷带着东院爷过了二门向这边屋子来了老太太急忙站起来冲谢桥招招手谢桥急忙过来搀扶着祖老太太领着一屋子的媳迎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