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钟鸣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亲父谢桥进京都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京杭运河北起涿郡南到余杭浩浩渺渺蜿蜒而经北京、津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四省贯通海河、huáng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系,全长约1794带动了南北南北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发展通的重要枢纽

     谢桥坐在致淡雅的船舱里清淡的目光越过琉璃般的平落在岸边迎风招展的柳枝一条条绿的丝绦在早chūn的微风中不停涤荡岸边的粉pí墙锁住了深深的院落偶有笙歌断断续续的隔着飘过来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所在

     河道很宽谢桥做的船居中两侧各有两条舟护着随行是父安排护送她京的家丁厮们还有几个稳妥的

     船桨轻轻豁开荡起轻微的涟漪三条舟楫成品字形缓缓前行一路她们走的并不正也不赶又正赶chūn融融故此谢桥特意吩咐走得慢些

     端起的青缠枝莲压手杯浅浅啜了一有点凉了但是清淡悠长的茶香依然盈满尖到喉氤氲而谢桥再一次控制不住对着窗外的光细细打量手中的器皿线条优美比例协调胎薄而着均匀围着杯壁一圈的缠枝莲绘制的细腻生动颇见功底清清透透的看着就那么别致

     即使她这个完全的外行都看得出这绝对不是凡品估计要是拿到现代该能卖到个就是在如今这个她听都没听过的秦朝也价值不菲秦非彼和历史那个短命而伟的王朝没什么一致的地方因开国的皇帝姓秦因此就号是个架空的王朝但是一切在谢桥看来和明清致相似

     船舱的的湘帘打起一个十来岁梳着丫髻的俏丽走了谢桥目光微微闪动了几不由自主的看了她两眼穿着一件浅青比甲露出里面一件半旧的藕面一条葱绿的绫子别无钗环了一支淡蓝的新制打扮的并不却越发衬得脸白皙眉眼弯弯说不出的机灵虽仍稍嫌青但却不失俏pí可

     手里端着一壶新茶前扫了眼桌空了一半的杯子嘟嘟道:

     “姑又喝这半冷的茶nǎi知道了又数落我的不是说我伺候的不经心就知道顽pí殊不知这哪里是我的错本是姑不听我们劝的缘故我这出去冲新茶的一点子功就把冷的喝了去真真没法子”

     谢桥无辜的望着这个啰嗦的堪比三姑六怎么都不明白这丫年纪怎么就是个这么将来要是结婚生了孩子还不把唠叨

     端起杯子一扬手把半杯残茶河中利落的提起茶壶重新倒了一杯滚滚的新茶递到谢桥手中:

     “喏喝两的温温脾胃闹肚子疼了可又是我的不是了”

     谢桥浅浅抿了两放在桌子问道:

     “可到了什么地界了打听了吗”

     笑了:

     “嗯!船说了过了今晚明一早就到通州了这愣了半神了子刚好些还是回舱里略躺一会子是正经”

     谢桥挥挥手道:

     “不妨你自去吧我再看一会子书也没什么”

     还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看自家姑的脸最后还是咬咬轻轻半蹲福了福子规矩的道:

     “是”

     转出了舱里谢桥无奈的叹看了看自己不过十来岁光景却是一的绫罗绸缎富贵以及光颈项带着的这一把致的赤金璎珞锁就价值不菲坠的颗颗指肚的饱满珍珠珠圆辉光流转谢桥觉得有点太夸张戴在一个不过十岁孩子的真有点不怎么妥当

     但是听说这是她的遗物在那个慈祥的nǎi脉脉的注视谢桥觉得别说她真摘放起来就是这个想法都非常不孝哎!谢桥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这个什么秦朝的什么谢家的千金

     她只记得自己被没道德不守劳动法的老板奴役的加了三的班然后回到自己贷款购置的套房洗了澡了一觉谁知道醒了就成了这个正逢丧悲伤过度的

     听说因为接连着几守孝着了风寒就一病不起了本来从子就不是很好这一次外感风寒悲伤过度内伤脏腑这一病缠缠绵绵竟然一年多了方见好转

     谢桥清醒的时候正是这病的最严重的时期都说不中用了听说连装裹的fú都备谁知道险是险了点倒是回转了过来一年的心调理如今倒真的好了起来

     谢桥觉得这也忒没福这一年来她也探听了个**不离十这谢家可真真算是名副其实的世家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世代书宦的鼎盛之族

     据说秦开国至今二百来年历经了六帝谢家算是开国的家氏族之一发家轶事可以撰写成一部正剧加史混杂的励志说了简单的说就是当时的谢家祖封了护国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到了如今别说依次袭的爵位只谢家族里四品以的朝廷就不胜枚举家族不断扩张故旧门生朋友众多互帮互助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说实话一开始谢桥总觉得像红楼梦里的背景其实有一定共通嗯!总之都是了不得的家族的三也说不完咱们就单说谢桥父这一支

     谢桥父这一支是嫡系的谢家子弟正苗红谢桥的爷爷名谢道瑥乃是护国的嫡长子长孙得了祖袭了伯爵的爵位取的嫡乃是京城勋贵慕容家的嫡出贵三个嫡子和一个嫡的贵令有几个庶出的子cǎocǎo成分出去单过了就暂且不表了

     却说几个嫡子长子谢宜山乃伯爵府如今的世子也是谢桥的娶了当朝礼部尚书家的嫡目前只有一嫡子名曰谢宝树虽不过弱冠之年但在京城却早有才名谢家宝树名副其实也是祖父最的后代子孙之一

     其余两个所出两个堂和谢桥年龄相若谢雅二堂谢贤当初谢桥一听谢贤就不有点忍不住暗笑总不由自主的想起谢霆锋他爸走神了接着说谢桥的二叔谢宜好武宗族子弟在兵营中历练了几年被皇偶然瞧中在兵部谋了个差事颇有圣宠乃是子近臣虽是次子但是在谢家却颇有地位娶的也是慕容家的也是谢桥祖倒也如意和乐

     二伯父嫡出长子谢宝松庶出次子谢宝杉还有一堂比谢桥两岁乃是房里的丫所出名谢珠因出到底卑jiàn些不怎么得宠

     谢桥的父谢宜岳乃是谢家嫡出幺子喜好读书颇得祖父欢心八经的从考出仕如今正是余杭的正四品知府娶的谢桥短命的也是京城族何家的

     这谢宜岳是个难得的正经一向不喜那眠宿柳消遣只喜在诗书中寻趣致虽才高八斗难免有几分读书的孤直于世学问却不通的很亏的得了贤在内时时提点这些年才转圜了些许

     因此极好虽也有几房妾氏却只有谢桥一且自多灾多病的纵是三餐茶饭寒暖养的别样依然不很康健虽聪明不比常毕竟惹父忧心

     谢宜岳不曾想子这一去经了一场病后倒突然好了起来不仅子渐好连以往常常簇于眉间的轻愁却也消的了个无影无踪虽平还是不喜多话但举手投足却清透灵动了许多承欢漆倒是让丧的他得了不少安

     可惜今年刚立了chūn杭州就是接连的雨总不适合孩家调养因前一阵感染了时疫好不容易好了又赶几次三番送了信来忧虑孙毕竟年龄尚如今又没有知冷着的在意着恐委屈了孩子cuī着直接送京里去放在膝兄弟们一起读书写字坐坐针线一起玩乐消遣倒也不显的十分寂寞孤清孩子家将来若是个冷子总是不好要稳重应对得才恰当

     谢宜岳思量了几觉得的话颇有道理且父就偏疼自己想来对自己疼若掌珠的也自然会颇多怜惜思来想去和简单商量了一

     他早就发现自打闺的病好了子倒变得蔫有主意起来所以先探了探他不知道的是谢桥正过的胆战心惊呢毕竟不是了这么个便宜托生在家千金要是让家发现了

     想到此谢桥不打了个没准被困在木桩子直接烧了事但若是离了从看着自己长的父到了对自己不怎么了解的祖父祖哪里就没了这层顾虑

     待过个一两年纵是父到时候述职回京也知道孩家自然子和时候有所不同总好过自己在这里过的提心吊胆的因此毫无二话的点答应了商量好了就收拾妥当雇了妥当的船只趁着早chūn时节沿着京杭运河直接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