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渡鬼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替身索命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见鬼是我的第一因为那孩子实在是太诡异恐怖了而且正常可能在河里潜那么长时间吗?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唯一的解释我们真的见鬼了!

     “见鬼了?”李东吓的浑就连胃里没吐净的河也不吐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我肥胖的脸在不断的chù着“楚风你别吓我世界有鬼吗?”

     李东话音刚落好像是为了否定李东的话那般在我和李东前的河那个面惨白还噙着诡异笑容的孩童又出现了!

     那诡异孩童好像是悬浮在河里那样只露出了一颗pí开绽的脑袋他的半边脸噙着冷笑而另外半边脸则是模糊!

     “我要你们替我承这河的冰冷”诡异孩童的声音无比哀怨“你们两个就是我的替无论你们躲到哪里你们都要成为我的替

     诡异孩童的半张脸无比狰狞可他看起来却并没有打算离开河的意思倒是那双充满着怨毒的眼睛十分忌惮的盯着我!

     然而早就吓傻了的我和李东只是愣愣的望着河中那张足以让任何都崩溃的脸一刻我俩几乎是同时带着哭腔的尖了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的河岸!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只是个孩子而已面对如此恐怖的景象我仍然会哭会怕!

     这次哭是我第一次哭!

     我已经忘记了这一路我和李东是怎么跑回到我家的了我只记得我和李东一回到我家便冲到了土炕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掀开棉被就钻了我们两个孩子就这么浑漉漉的裹在棉被里瑟瑟发抖着()

     直到我掀开棉被的时候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的三十出的年纪可保养的却像是二十岁的一点也不像是整劳农活的农村

     “你们这是怎么了?”皱着眉看了一眼全漉漉的我和李东有些微怒的训斥道:“你们去哪了?怎么把全了?”

     “有鬼有鬼”李东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而我也只能勉强的说出这几个字而已“他说要来抓我们做替

     随后我便将我和李东在沙河中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给了

     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惊旋即又失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最不可思议的谎言那般你是不是怕罚你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谭的借?”

     说完便转柜里拿出了两件净的fú放到了土炕的对我笑了笑道:“你们两个先把fú换了吧不然会着凉的!”

     言罢便转离开了屋子只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离开屋子的一刹那变得异常凝重

     过了半晌屋子里的我和李东心绪也平复了不少我们将fú换好了之后便走出了屋子来到了正厅

     北方农村的老房子皆是左右两间卧室中央是厨房和正厅而此时当我和李东来到正厅之际赫然发现我那严肃的父以及李东的父竟然都在!

     见到我和李东四位家长齐齐的闭似乎有些事在瞒着我俩我也只是在离开屋子的刹那隐约听到了“替索命”这四个字

     见我和李东从内屋里走了出来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也深深的看了我俩一眼其是我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要将我看穿那般竟是的仔细打量了我良久

     父那张写满了严肃的国字脸没有产生任何的表变化只是意识的伸出手捏了捏他那坚的鹰钩鼻这是父的习惯动作每当父作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便证明父要发怒了!

     “楚老弟你说这可咋办?娃子才九岁怎么会惹那种不净的东西呢?”李东的父海焦急的搓着手被太晒的黝黑的pí肤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怎么样竟然浮了一抹淡淡的紫

     李家与我家做了几十年的邻居打从我爷爷那辈李家便搬了过来两家的可谓是铁的很见李海如此焦急我父当即便拍着他的肩膀安了起来

     “海哥放心就让青山住在我家我保他无事!”父很自信的对李海说道

     “兄弟你的本事嫂子相信十里八村哪家有白事都是你出面主持各家各户有的三灾五邪的喝你一碗符保准到病除”李东的是一个典型的农村一旦打开话匣子那便有收不住的趋势

     我父见状连忙制止了李东的话又说了几句让李东父放心的话这才和我一起将他们二位送出了院子

     四个都离开了屋子我和李东也是云里雾里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李东率先开打破了沉默

     “要不咱俩明再去河边看看?要是有装鬼吓唬咱俩我非揍掉他两颗牙不可!”经过了的沉淀李东对于那诡异孩童的恐惧也降了不少不由试探的问道

     听了李东的话我不由的倒吸了一还想再去河边看看?这李胖的胆子也太了!

     不过话说回来李东自便是这种好勇斗村里的同龄除了我之外几乎都被他修理过而且脑简单的他经过了的沉淀之后竟然想到是有故意装鬼吓唬他他也不仔细想想普通能在里潜伏那么长时间吗?普通能长成那么恐怖的模样吗?

     我的瞪了一眼李东随后便不在搭理他而是将注意集中到了刚才四个谈话的内容

     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父并不只是开个古玩店那么简单听李东话里的意思好像父还是个yīn先生?

     在九十年代中期yīn先生在农村可是一个很尊敬的职业当真是敬之因为农村思想比较陈旧老套而且特别的敬畏鬼神yīn先生这种玄而又玄的职业在农村眼中就是神仙在间的代言那时候我们农村形容yīn先生的土话仙!

     不多时送走了李东父的父走了

     父二话没说直接从怀中掏出两道叠成了三角形的huáng符递给了我和李东嘱咐我和李东去西屋亮之前都不要出来

     被父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此时已经是落西山幕降临了!

     注:白事通丧事北方农村的土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